写在Gmail被墙后

写在Gmail被墙后

12月27号开始,Gmail服务被GFW屏蔽(具体时间可从Google的Transparency Report上获知),并且这种屏蔽方式是极其原始的IP地址屏蔽,这意味着,以往能够使用的POP3、IMAP、SMTP等等,所有的端口都被屏蔽了(请参阅维基百科词条)。换言之,今次的事件,可不只是简单的网页无法访问的问题,国内邮箱与Gmail互发邮件的能力,已经被彻底废掉了。如此地逆信息流动而为,如此地人为制造沟通障碍,和原有的网页请求关键字和时限数分钟的屏蔽方式相比,简单粗暴,毫无伪装,鲜血淋漓。

截止到目前,已有一些人发起了白宫请愿,上面也写得很明白“From Dec. 27, Chinese netizens are completely out of Gmail service, due to a new blockage from Great Firewall via IMAP and POP3 protocols.”,只有在达到10万人的签名以后,才会得到白宫的正式回应。

微博上面许许多多的IT人都摆出了讽刺或者咒骂的态度,已经很少有人去正儿八经“批评”始作俑者了。但凡做技术的,崇尚信息自由和流动的,各路背景的程序员,在这一问题上,都站出来表明了类似的立场。你我都清楚,我们所憎恨的对象,已经不值得去“批评”了;所谓的代价与后果,已经不值得去“解释”了。知识分子,在现今的环境下,极少得到重视。这次的事件就是一典型例子。或许VPN是被默许的翻墙方式,亦或要阻止这样一簇人这样一种方式的成本太高,我们都还可以通过这样那样的办法跨国信息的隔阂。但是知识分子浪费在这上面的时间精力,是不会得到任何人在乎的。

从这件事情上面,我也有一些新的感触。其中之一便是,墙内的世界,比想象的要脆弱得多。Gmail于我的重要性之大,显然如今的可用性残疾令我无比失望。其二便是,能够使用“互联网技术”,而非“局域网技术”,已经成为一道实实在在的门槛。当互联网不易互联,互联网便不再亲民。

监管着的电影电视,监管着的书报媒体,唯有互联网,是不易控制的一方混沌。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譬如新浪微博的专职内容审查人员,就有数千人),换来如今这种半残不残的局面。这堵当代的柏林墙,只见它愈来愈厚,不知还要耸立下去多久?难道“大中华局域网”,真的指日可待了?

“呵呵”。

文章未经特殊标明皆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保持完整性并注明来源链接《四火的唠叨》

分享到:

2 comments

  1. 匿名 说道:

    最近刚换的工作,入职邮箱填的是gmail邮箱……
    后来换成了qq邮箱……

  2. 少奶奶J 说道:

    也许只有当我们沉默得高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view on Fee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