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纯粹

pure

偶然想到的这个话题,工程师做工程是一方面,而作为单纯的程序员,总是充满对于纯粹的追求。

最近又负责了一个使用 Angular 的项目,我们知道最近 Angular 很火,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给前端开发带来的变革,第一次发现可以让以前如此恼人的变量绑定消失掉。以往变量绑定的语句放在附属于页面的一个 js 片段(文件)里面,颇有些无奈的意思,如果把它视为展现层面的东西,显得很不直观(声明式编程才是最直观的方式),而且让这一层变得啰嗦;而如果把它视为下面一层的东西,这又让逻辑代码变得不纯粹——凭什么要让逻辑代码去了解哪个 dom 叫什么 id?于是 Angular 来了,引入了 $Scope 这代表上下文的东西,变量绑定

[……]阅读全文

做工程和搞研究

我记得和同事吃饭的时候大家在一起讨论,什么样的人可以称之为牛人,有人当即就提出来,对于我们这样做工程的人来说,谈何牛人呢?真正牛的人应该都是那些搞研究的大拿们。还有人说,这样说也不甚准确,只是牛人的比例和程度不同:

curve1 curve2

搞工程的取得成就的人的比例,要高过搞研究的(左图);但是搞研究的,取得的成就要大过搞工程的(右图)。

在推动生产力前进上,为什么 Page Rank 的发明人是工程师,而不是数学家?因为工程师最擅于把那些尚在理论上的东西转化为实际的东西。再比如像 Jeff Dean 这样的,工程师关心和解决的问题往往是最实际的问题。

但是说到严谨性,做工程和搞研究是同一的。二者都很容易被经验和那些显而

[……]阅读全文

过度工程

prj 过度工程,最初我知道这个词是在 Rod Johnson 的《J2EE Development without EJB》,随着阅历地增长,渐渐发现书中熟悉的场景也在身边再现了。

 

敏捷、还有设计模式,给一个团队带来了什么?

我之所以把这两个词放在一起讲,是因为我要说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可是这样一件事情很多人又不愿承认。

团队,是有风格个性的;团队,也是有能力强弱的。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整体来说,我见过的绝大多数团队都还远不是精英团队,因此相对于某些公司成功的案例来说,我们有很多事是不适合做的。

敏捷强调了主动性,强调了沟通,事实上并不是身边所有的团队都能做好敏捷管理的,譬如一支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