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chool Days

写在毕业后的一刻

写在毕业后的一刻 从进大学开始,我们就都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这种心情是复杂和难以描述的。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安静地躲到一个角落里,微笑地坐到一张长椅上,和别人,和风景,和自己聊聊这刚过去的、传说中的,被称为“大学”的四年。

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当我们经历许多事的时候,我们似乎觉不到个中的奇妙与回味,只有事情过去些许时光后,那些曾经无论多么无聊的乏味的平淡的没劲的故事,都可能鲜活起来。和尚面壁十年,终于在墙壁上映出自

[......]阅读全文

分享到:

在东北大学的杂七杂八

在东北大学的杂七杂八 刚接到强行通知,说每个班级必须十篇稿件,摊派到学生头上,很遗憾茫然无措的我光荣入选了。说实话在学院待了也快三年,从一个入学军训诚惶诚恐的孩子,到如今习惯并且乐于静心其中的老油条(此处找不到恰当比喻),要说多大的经历没有,杂七杂八的感悟还是有不少的。

记得刚入学,远远望见东北大学四个字的大标语,我就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一连串关于独立和涉世的体验将逐渐地装入我不太清晰的脑海里。直至好心的志愿者同

[......]阅读全文

分享到:

我看文学

我看文学 一看文题尽是股妄自尊大的气焰,才多厚的眼镜片就敢这么喊。多少墨客文人都不敢给文学这个怪不啦叽的东西随便嘟哝几句,更何况我这个杞人忧天没事找茬的中学生?我只是想,老百姓也有自己的心眼儿,先听我扯开再说。

课本里头古文也放了不少,只是质量实在不怎的。好个古文运动,把原本浮华空虚的悲夫嗟乎的牢骚大论狂批一气,于是乎文章除了对话就只剩故事概要了,让人想起一样简约实用的说明书。更糟糕的是,课本总能对其“简

[......]阅读全文

分享到:

06世界杯随想

06世界杯随想 逝去的追风少年

我依然记得98年世界杯上那个步伐矫健如飞,连续用速度盘过数人将球打进的追风少年,迈克尔·欧文。这个两届英超金靴奖的利物浦神奇小子,如今似乎已经丢失了引以为豪的速度,丧失了门前敏锐的嗅觉,究竟,是什么毁了他?是无休止的伤病,是皇马的板凳日子,还是球队给予他太少太少的支持?好在他只有26岁,我有理由满心期待他的强力回归。

大罗、小罗和阿德里亚诺

在巴西中前场的梦幻阵容中,这三个人是令

[......]阅读全文

分享到:

从情感与文字说起

从情感与文字说起 凄凄惨惨的深秋随天所定飘逸洒脱地随叶落下,这是欧阳修笔下悲凉的征兆吗?我在隐约中看到了文学的秋天,那不是金黄色,而是暗灰色。越来越多的文字都变成以激情吹大的泡沫,或是以多愁善感堆砌的柔弱碎石瓦砾,文字的密度倒是越来越小。

小学生登场了。他坚定有力地吐出了一串串排列整齐的文字,以饱满的热情说古论今,然后就以一段段“伟大”的词汇扬扬洒洒地向世人展示他所谓的精彩演讲,最后还不忘高呼“我爱祖国”,鞠躬退

[......]阅读全文

分享到:

片段

片段 1

二维三维四维,人有几个面,它就有几种延伸方式。越混乱,它就越接近本质;越简单,它就越纯正。自有意识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深陷于生活的泥潭中而不能自拔,学会适应,而非挣扎;学会置疑,而非对立;学会热爱,而非依赖。

还是BBS上说得好,生活无非是让别人笑笑,偶尔笑笑别人。

2

多数时候我们都过于现实。当我们嚼着口香糖运球上篮的时候是忘了去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当我

[......]阅读全文

分享到:

学期末,坐在大学的自习室里

学期末,坐在大学的自习室里 呃,很难简单地描述这样奇怪的心情。就算我已经熟悉了寒冷的气候,适应了混乱的生活,看惯了一群人以各异姿势安安静静地坐在自习室里的样子,我抬眼瞅了瞅窗外的积雪,我决定强迫自己陶醉在这样的气氛里。

有位作家曾经无聊地说“你可以想,也可以不想。”用来形容这时候的思维倒是恰当无比。我可以关闭我的耳朵,一头扎进书堆里壮烈地迎接考试的折磨;也可以放纵我的思绪,任其穿越寒假的令人遐想的阳光和风雪。

又有朋友批评

[......]阅读全文

分享到:

校园睡觉学

校园睡觉学 忽闻人不食可活7天,而拒寝顶多3天就报销了,我这便想到了我们这群被光荣地喻为社会主义未来建设者的夜短梦多的莘莘学子,和肩负为人师表教育使命的老师们,是如何庄重地履行睡觉这项神圣的职责的。

据查,大凡校园内有点头脑的人都是爱睡觉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而睡觉是身体的本钱,遂由推理理论知,睡觉乃是革命的根基。通俗地说,不睡觉便没有精力做考卷,无法认真听课,难以专心看课本……不能痛苦是多么痛苦啊!于是,

[......]阅读全文

分享到:

外传·名人堂

外传·名人堂 阿盖外传

阿盖,自号盖天力,字阿盖,名阿盖,人称阿盖,拿手绝活:投篮被盖,盖世名言:我是一匹孤独的狼。

阿盖从小便是在篮球的陶醉下长大的,每每听见篮球的声音,心神荡漾不已。阿盖一直说热爱篮球,可惜很明显篮球不热爱他。所以当夕阳斜下,余辉染天,总有一个孤独的身影在篮球架边飞来荡去,誓将篮球盖进篮筐。风雨数载,日月星辰,终于在某日夜十二点,阿盖终于在沉默中爆发:“我成功了!”可能是因为阿盖的声音不够

[......]阅读全文

分享到:

通关《Diablo II》12遍纪念

我宁愿相信它仍旧只是个片段,因为考虑这篇文字是否有资格称作“一篇文章”太痛苦。

通关《Diablo II》12遍纪念 我是作为一个冰系弓手亚马逊在这个怪物泛滥的世界里生存的。其实那些NPC都很羡慕我,原因很简单,我可能自由得到处乱跑,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杀一堆丑丑的怪物,捡捡金币什么的。

那个野蛮人伙计(就是那个佣兵小子)一直都傻愣愣地跟在身边,但总是把我跟丢,然后就用不知从哪个世界的女巫姐姐那里学来的超级传送大法蹓回我身边来。到我30

[......]阅读全文

分享到:

平凡的中午

平凡的中午 从食堂饭香和汗臭中回到教室,这个既平凡又安详的中午就这样自然而然地降临了;

又逢中午,篮球牵着一帮狂徒的鼻子赴球场去了,教室里广播难得也用破嗓门唱些过得去的英文歌曲。教室里人不多也不乱,后边三五个人正把作业抄得激情飞扬难解难分,前边则是几个无聊的人安安静静地做着据说神圣的习题,时不时中间又有几个人飞来飞去碰电扇,把灰尘撞得天花乱坠。气氛确实有些无厘头,以至于窗外疯疯癫癫跑来跑去的人并不曾朝教室里

[......]阅读全文

分享到:

落秋

落秋 秋风飒起,路边鸣蛙终于停止了悲戚惨淡的歌声,树上的鸣蝉总算完成了扰乱夏日安详气氛的使命,惟有耳边秋风不绝吹息,带来些许阴冷气息。云很黯淡,天色很黯淡,感受不到阳光所带来的一丝快慰——今天的阳光也很黯淡。路边几棵枯残的梧桐可怜地摇晃着黄叶,以示生命的存在,可这好不自然呵,叶子抖出的,只有凄凉的气息。

忽然,我停下脚步,耳边的风似乎也停止了呼吸,凝结、冻僵。不远处一个穿着半敞西装的中年男子,半躺在马

[......]阅读全文

分享到:

两面神之死

两面神之死 Prelude

[岔道口,两面神始终举着高昂的头,一面嵌满了岁月的刻纹,另一面在刺眼的阳光下闪着等待的光芒。先哲着褴褛的衣衫,缓缓走向两面神。]

先哲:有人告诉我,在通往特韦雷河下游的岔道上,有一位能明鉴过去,遥知未来的神仙,他能用痛苦嘶哑的声音倾诉历史的罪恶,也能用充满希冀的面孔暗示对未来的憧憬。

两面神:那位神仙就是我。我用脚下泥尘滚滚的神圣河水洗涤历史的痕迹,也用先知与智慧的视线刺破封尘的

[......]阅读全文

分享到:

理科班

理科班 曾经也于啃书啃得头痛,老师逼、家长迫的时候,从平淡无味的生活狭缝中,偷偷瞧见了所谓“理科班”的轮廓,不过现在可以带着属于自己的糊涂来认识清醒了。我看见高一(14)班的门牌上沾满了灰尘,下回大扫除可得好好擦擦了;黑板是我很少见到的绿色,倒有些怪异。除了这些,实在没什么特别。

始业典礼上,校长把领导老师稀里哗啦统统倒出来点一遍,害我们把手拍得生疼。那些论文?没兴趣。学校介绍?还得听自己的。学生守则?

[......]阅读全文

分享到:

寂寞在唱歌

寂寞在唱歌 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组搭配来描述我们这些至今年过二十,依旧奋斗在学校、课堂以及混乱的书本之间的英雄们。

是的,我称呼自己为英雄,孤独英雄,悲剧英雄,以及平凡英雄。不需要多少人深切同情与理解,总有许多人和自己一样体味、感悟,以及挣扎便足够了,不是吗?

高考前,我把自己称作一个“骄傲地立于书河题海浪尖上舞动的勇者”。那以后三年快过去了,我发现勇者仍然是那个可悲的勇者,依然倔强地站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一

[......]阅读全文

分享到:

记忆·尘封

记忆·尘封 在秋风飒起的日子里,我怔怔地倚靠在微黄的枫树下。当远处灰蒙的天空中乌鸦哀凄惨叫着飞过,当几片刚落的枫叶在风中擦着地发出浅浅的沙音,当西风撩动起鬓角的飘发,衣袍随之猎猎作响,我不能自已地任泪水随风飞扬,心痛得不能呼吸。

紫樱,原谅我的沉默吧,将伤与痛从叶落守到雪白,可是漫天风雪中,还是选择离开。记得你在那个枫叶乱舞的寂寥的夜晚,捧起我的脸庞,一起欣赏枫树林的歌唱:

冷风把失落吹起,划伤岁月。

打碎

[......]阅读全文

分享到:

混乱

混乱 我是在思维混乱中决定动笔的。

我不知道该写什么,但知道想写什么。

大概是从考试的极度紧张到假期的极度平静难以接受,大脑总是蓝屏。真搞不懂为什么上学的时候总觉得放假好,巴不得马上地震把学校震倒我好回家睡觉去,可一放假又觉得那日子漫无际涯地过,无聊透顶。那就去踢球,免了,个个都有自己的事情,难道一个人疯疯癫癫地拖着个球飞奔不成?那就去看书,刚慕名看好什么新网络小说来着可又觉得自我陶醉太没劲,怎么年轻

[......]阅读全文

分享到:

糊涂着清醒

糊涂着清醒 做卷子时我突然发现,其实我很会犯迷糊的,正如因为糊涂所以糊涂的绝对深奥哲理一般。

糊涂会来得好突然啊,我又会陷入得很深,如长河之水深。大概自己就在这水上漂着。水很浑,浊泥挟着浑噩。四周为什么只有朦朦胧胧的暗灰色?是岁月磨去了棱角,使孤寂隐没了光辉?只有一段反复的凄凉。死一样的沉寂。它有结尾吗?有终点吗?就像疾奔的鹿追不上要远的地平线。我开始害怕,却喊不出声,哽住了喉咙,我无法呼吸,束缚了手脚,我

[......]阅读全文

分享到:

当牛奶加进咖啡

当牛奶加进咖啡 我泡了一杯速溶咖啡,突发奇想要把很纯的鲜牛奶加进去,却犹豫一阵。

你闻风急不可耐,焦灼的目光刺穿人心。你有自信,你有热情,可是你没有勇气。沉默与踌躇。

我还是缓缓倒入牛奶,白色的涟漪不停荡漾。

你总算决定走了,离开故土还有叮咛和寂静的送别。

牛奶向更深处深入。

陌生的城市和工作,找不到昔日的亲切与温馨,尘埃喧嚣的大马路为你祈祷祝福。

渗入的牛奶悬成圆滴,游动在咖啡中。

原来城市的迷

[......]阅读全文

分享到:

剑客片段之一

剑客片段之一 我是剑客。

晨三更时。死寂的空气纠缠在一起,我用脚步声打破,冷清的气氛足以令人寂寞的发狂。

我知道我在走路。

脚下碎石块,微微地颤抖,我不去理会它们恐惧的呻吟。一阵细微的摩擦声忽地传入耳际,我停下脚步,嘴微微划出弧度,抬眼便望见了五百米外闪烁而来的灯光。顿一顿,我扶住剑,迎光走去。

Taxi司机问道:去那里吧?

我略一迟疑,钻进了车内。

一股浓烈的香烟味,沉寂已久的气体因我的到来而缓缓浮动。依旧

[......]阅读全文

分享到:

Preview on Fee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