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谈一谈 996

最近程序员圈子里最闹腾的事情就是 996 ICU 了。这个事情是如此之火爆,我觉得都没有必要再把它介绍一遍了,连 GitHub 项目都被封了(指国内的主要的几款浏览器)。作为一个号称和希望长期话说程序员和为程序员说话的博客作者,作为一个同经历过大于 996 和小于 955 这样反差的程序员本人,我应当是具备一些说几句的资格的,但奇怪的是,除了大家都已经熟悉的那些烂大街的评论,想了几天却依然没有很系统的想法,似乎有不少头绪却不知从何说起。也罢,就说一点零散的观点吧。

关于我的经历

我工作已经超过十年了,从 2008 到 2012 年初,我是在华为度过的。华为这张招牌胜过一切 996 的广告语,从工作时间来看,最 [……]阅读全文

谈谈 Ops(一):我的运维经历

偶然地,在会看这些年写的文章的时候,发现涉及到软件工程方方面面的内容,但是关于 Ops 的内容却非常少。我觉得这是不太合适的,因为在实际工作中,Ops 显而易见地占据了一大块比重。于是我调整了分类目录,增加了这个单独的分类,并且这一次,我想零零散散地讲一讲我关于 Ops 的一些经历,以及关于 Ops 的一些观点。

所谓 Ops,指的就是 Operations,在中文翻译上看,我觉得 “运维” 这个词可能是最恰当的。作为一个软件工程师,Ops 有时会特指 DevOps,关于它的定义,在维基百科上有这样一张图片,我觉得基本正确地描述了 DevOps 涵盖的内容(见右侧图)。

可以看到三方面的内容,可是,由于我们会把 [……]阅读全文

职业生涯下一站

career

水文一篇。

在亚马逊已经呆了五年多了,想起第一次换工作的情形仿佛还历历在目。如今,就在我还有半年多就将迎来我第十个工作的年头,经历了骑驴找马的面试,不久我将迎来第二次职业生涯的重大变更,下一站:Oracle,Oracle Cloud Infrastructure。

我的工作经历,可以用多样来形容,也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其中的原因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客观的原因是项目和团队的需要,本来工程师团队如同资源池,就是要去解决不同的问题,这些问题是由当时的境况和市场决定的。主观的原因是,我本来就是一个领域涉猎相对广泛的程序员,而且兴趣三年两头自己都弄不清楚,有时候这未必是好事,但是 [……]阅读全文

七年工作,几个故事

journey

从毕业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七个年头,年头虽然不久,但是回过头来看看那些经历的好的坏的有趣的扯淡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总结。所有人都会或多或少走弯路,本来成长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想起来会感叹,有时候会唏嘘,有时候会一笑而过。我的前一半时间是在华为,这段时间留给我很多回忆(比如这几个瞬间);后半时间在亚马逊,也给了我不少感慨的机会。下面这些故事都是我经历的真真实实的事,有的事情已经过去好久,但我不想把它永远尘封。也许你和我在某些方面,会有共同的体会。

在我说这些故事前,或者说,吐这些槽前,我想说这样三个观点。

首先,为自己工作。

不是为父母,不是为同事,不是为公司,[……]阅读全文

我在华为的五个瞬间

huawei 从 08 年 7 月 28 日正式加入华为,到 12 年 1 月 17 日正式离开华为,三年半的光阴,我一直没有机会好好整理一下我的行囊。现在回过头来,却又发现故事太多,无从下笔。也罢也罢,挑选我在华为五个令我深刻的瞬间,这些故事我带着不同的感触经历。不管现在开放的互联网上如何风言风语,不管在其中经历了多少欢乐或者悲伤,有多少感慨和抱怨,我依然非常感激华为带给了我这波澜跌宕的时光,谢谢我的朋友们,是你们,一直陪伴我走完这段旅程。

 

我参与的第一个项目

我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服务端的一个产品的研发,做一个涉及到营销业务的需求,对当时的我来说,业务逻辑还比较复杂,而且实现基本上要落到存储过程中实现;接口层只需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