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互联网外企在中国总是失败?

最近在读吴晓波写的《腾讯传》,不少有意思的内容。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讲当年 QQ 和 MSN 大战的一段。可能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注意到,互联网行业中,在中国的外企鲜有成功的,多数都是高调进入,灰溜溜地退出。有人把这种现象简单地归因于四个字“水土不服”,无疑是武断而缺乏思考的。

在书中短短的一节分析本土企业和外企互联网大战的内容中,就看到了当年那些经典的战役。比如 C2C 市场,ebay vs 淘宝;比如 B2C 市场,亚马逊 vs 当当(虽说后来当当的份额也被淘宝商城和京东蚕食得够呛);比如搜索市场,Google vs 百度;再比如打车市场,滴滴 vs Uber;再再比如书中最重头的例子,即时通讯市场,[……] 阅读全文

幸运的时代

差不多四年来第一次回国,感触颇深。中国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发展就像一个孩子的成长,如果每天都盯着看,没觉得有什么变化。但是如果稍稍离开一段时间,回头就发现巨大的变化。

互联网正在不断融入生活,其中最显著的变化,便是支付。

依然记得 2012 年初我刚到北京的时候,直到 2014 年离开,那些时间基本上还是现金走天下的年代。由于种种原因,老早就兴起的信用卡没有办法流行开来,大家还是习惯于装一兜子钞票,然后在各个不同的地方大票换小票花掉它们。

如今呢?当我结账的时候,被问到“微信还是支付宝?”,我弱弱地回了一句——“现金”,引来一阵哄笑。足以见得,那么短的时间,互联网已经占领了老百姓的支 [……] 阅读全文

谈谈百度血友病吧被卖事件

baidu

最近,百度 血友病吧被卖事件 炒的沸沸扬扬,在中国互联网这样一个法律和道德双重缺失的环境下,以百度为首的一帮互联网流氓日渐猖狂,但是你很难分辨出到底是哪一出事情的发酵让它已经丧尽天良到如今这种境地。如果你对这样的事情不了解,那么可以看看关于这次事件 知乎上的热评 ,以及百度既往的那些 劣迹斑斑的故事 ,特别是 百度全家桶 。垄断是罪恶诞生的摇篮,我不会在这里再复述百度作恶的事实,我只想陈述几个观点,有些是可能在热闹的讨论中被忽略掉的。

1、我很想知道会有怎样的直接后续,就连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都约谈百度负责人 了,作为响应,可以从回应中看到所谓的“五条阶段性治理措施”,但是,只是说“停止所有病种类吧的商业合作”,

[……]阅读全文

互联网数据聚合

我们经常需要从互联网上获取数据,在很多情况下,你需要的是特定信息,或者说是符合某些条件的信息,比如:

image

这条需求隐含着两个有普遍意义的步骤:

  1. 从互联网上聚合符合特定条件的信息;
  2. 当满足阈值条件时,以某种方式通知用户。

事实上有太多做互联网数据聚合的网站了,比如 酷讯机票 ,聚合了各大航空公司的机票信息:

image

再比如一些博客聚合网站等等。现在想想这样的场景:

  • 每到一个新地方,自动给我的各个微博账号发一条地点签到微博;
  • 我关注的明星有最新的动态,邮件通知我,第一时间获得消息;
  • 我的股票一旦涨到某个值,短信提醒我该抛售了;
  • ……

其实这些事情不难实现。

IFTTT

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样,

[……]阅读全文

大型互联网应用的技术选型和决策,10 条成功与失败的记录

internet 作为以老版本为模子重做的解耦版本,这个大型互联网应用产品是从 2009 年中开始落地的。而我本人也是该版本的主创人员之一,到今日,团队已经发展到开发测试人数百人的大型互联网产品团队的规模,发布、割接和上线了许许多多个商用版本。

 

对架构的审视,对选型和设计的反思,不仅仅要在产品初创时期,更要在产品发展的整个过程中进行,团队做同类型产品的能力就是这样在不断总结和自我批评中成熟的。以下为个人观点,难免不对许多人的胃口,不过还是希望这些文字有足够到让人思考的价值。无论如何,对于这样一款产品,从如今的视角来解读它的历史故事,更别有一番风味。

 

—————–

[……]阅读全文

电信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差别

1 最近有机会了解到了诸多 IT 业公司,了解到了程序员的生存状态,也看到了各种不同的做产品的方式;有机会得以从电信领域转向互联网领域,在这里我谈一谈在我眼中的电信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区别。

 

 

营销模式

 

电信:

卖服务,提供配套的软硬件给运营商,强调解决方案的完整性(如包含 WEB、WAP、客户端、短信等多种接入渠道);

运营商可能选择几家中标单位分散风险,也可能采用独一家的全套解决方案,通常要求服务稳定和可持续性,而在成本考量上通常较弱。

 

互联网:

靠流量挣钱,有流量就有用户群,有流量就有广告潜力,特别关注市场竞争和用户感知;

互联网公司给用户提供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