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科学,还有艺术

history

学理的人要读一读历史。

遗憾的是,每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狭义地认为我在讲政治的历史,世界史或者中国史,就如同历史课本里那样。关于这一点,也是时常让我觉得悲哀的地方。我们看到的那么多纪念馆和青铜像,大多是那些因为在政治舞台历史烙印深刻的人物,其次就是久远以前的大文豪们。看看近现代的科学领域、艺术领域、文学领域,这些科学家、艺术家和文人,不知道在年轻人心中有多少分量。仿佛一定要有这样一个英雄,带领一票人闹革命,打下江山,战胜强寇,治理国家,才算伟人;要不就是草根发迹,辗转商海,勇猛创业,才称了不起。剩下的,仿佛只有娱乐明星,甚至网红这样的角色才能引得谈资和热议。

如果我问,能不能说出

[……]阅读全文

所谓历史

cat 不久前看到这样一条微博

赫胥黎的鸟,薛定谔的猫,达尔文的猴子学人叫;孟德尔的豌豆,巴甫洛夫的狗,巴斯德的汤里还有肉;爱迪生的灯泡,马可尼的电报,奥本海默扔了个小摔炮;伽利略的铁球,安培的电流,牛顿被苹果砸破头;阿基米德的澡,门捷列夫的表,居里夫人的老公是根草……

下面有不少有才的人回复,比如这个数学版本的:

高斯想的招,欧拉走的桥,笛卡尔盯着蜘蛛想坐标;费马的页边,庞加莱的球面,希尔伯特开起了无穷旅店;黎曼的猜想,阿贝尔的交换,麦比乌斯转出了单面环;伽罗瓦的剑,伯努利的摆线,罗素先生在诡辩;毕达哥拉斯的黄金,克莱因的瓶,莱布尼茨挖出了八卦经…

我忽然想起了以前学习的名人轶事和历史。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