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记录

healthy

最近没怎么更新 blog,一个重要原因是养病,说是养病,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一肛瘘。上周末做了肛瘘手术,我才彻底明白,不管这病是大是小,遭的罪真可谓噩梦一般。

去年下半年,我就触及屁股上起了包,想起来体质关系,小时候也长过好多次脓肿,尤其是在 06 年还去医院做过一次脓肿的切开排脓。所以自然没有太过在意,随着时间推移,到年末的时候脓肿愈发增大,并且从肛门左边扩散到了右边,疼得厉害,直到一天晚上发烧了。于是第二天去朝阳医院就诊,大夫给看了以后说,先用抗生素输液,看能不能压下去。一周输液以后,感觉肿块消退,我也没有过多在意。

今年 4 月份,脓肿又来了,而且还是原来的位置,这一波似乎更加凶猛。无奈我又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