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分布式应用系统设计图解(三):Top K 系统

“ Top K 系统 ” 是非常常见的一种子系统,基本上,就是从全量巨大的统计数据中,筛选出数值最大的 K 个来并按序展示。这样的筛选可以是全时间内的,也可以是最近某一段时间内的;可以是全分类的,也可以是某个特定分类的。

具体来说,像 Twitter 的 Trending Topic,微博热搜,视频网站的点击排行,下载排行(可以是日榜、月榜、总榜)等等。这样的系统,在统计数据非常大(heavy hitters)的时候,其中的挑战性在于两个:

  1. 无法简单地在单台机器的内存中进行目标 id -> count 计数的简单映射,因为数据量太大,内存放不下。
  2. 无法用实时的方式高效地显示出动态变化的 Top
[……]阅读全文

常见分布式应用系统设计图解(二):Feed 流系统

今天记录 Feed 流系统的设计学习笔记,Feed 流常见系统包括 Twitter、微博、Instagram 和抖音等等,它们的特点是,每个用户都是内容创作者,每个用户也都是内容消费者,每个用户看到的内容都是不同的,它取决于用户所关注的用户列表,再结合时间线(有时还包括优先级)将这些用户的最新 feed 聚合,并以流的方式展示出来。

  • Feed 流系统中,有两种常见的模式,一种是 push,一种是 pull。基本上,对于用户的 “被关注用户”(粉丝)可能远大于 “关注用户” 的系统,比如 Twitter,pull model 是必选,push 是可选;反之,特别是对于一些用户关系要求必须双向的,比如朋友圈,往往不
[……]阅读全文

谈谈微信的信息流

最近才更新到微信的最新版本,早有耳闻公众号变成了微博似的信息流展示信息。之前也没有太在意,这次微信客户端版本更新以后,发现坏了坏了,以往的阅读习惯已经被彻底毁掉了。下面两图都是我手机上的截图,左边是新的信息流模式,右边是信息流界面下点击右上角图标,回到的 “类似以往” 的基于订阅号发布者的模式。

image1 image2

首先我要澄清的是,我认为信息流是绝大多数 SNS 软件都乐意采用的信息传递模式,简洁而且高效,包括我经常使用的那些应用,比如微博,比如知乎,比如 LinkedIn,甚至绝大多数 RSS 软件,因此,它绝不是一个新东西。毫无疑问,基于信息和基于信息发布账号(公众号)的方式比较起来,通常前者更有优势,但是此事

[……]阅读全文

浮躁

fickle

最开始是想写一篇 2014 年总结的,就像 《2013 年特别回顾》《2012 年回顾和 2013 年计划》一样,2014 年我的生活变动如此之大。但是转念一想,一年下来,回忆中可称得上大事的有那么几条,对于新一年的期冀也历历可数,都深深地刻在脑海里面,并不需要单独列成一篇文字,即便需要,微博这样的速食媒介就足够了。但是这其中,有一点我希望做得更好,概括起来,就是希望在 2015 年可以尽量远离浮躁,静下心来做事,经营好生活。正好最近这一个月来卧床时间占了大头,就有充分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人一直处在忙碌之时是很难有思考的。尤其是深入的思考需要停下来足够的时间,不是休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这样的情形,而是至少

[……]阅读全文

自欺欺人的故事

cheat 看到吴军博士的一条微博:

不要看不起在生产线上干活,俺正经干过一个月,你对人生有很多体会。俺的一个朋友,一个非常大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销售主管,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在宝洁,从一个偏远的城市蹬三轮买洗衣服做起。他讲有一次差点把他当盲流给抓了。我倒建议现在大学生毕业,下基层一年。

若是想强调 “体验” 和 “经历” 在人生中的重要价值,这番话的初衷自然是好的。比如这样的回复:

还是去一线做个两三年的好,想想现在很多所谓顾问根本没下过车间,却给工作几十年一步步走上来的主管做咨询,有时想想都害怕,只有理论就是空谈,譬如马克思害了多少人,空谈误事啊,切记!

我们见到太多的务虚主义者,太多的所谓咨询师和流程专

[……]阅读全文

吐槽一下新浪微博网页版的 UI 设计

1. 不一致的按钮。有向下箭头是鼠标悬停的时候显示下拉菜单吧:

image

可是,右侧这样的普通按钮也会有悬停+显示下拉菜单的效果:

image

继续,新浪微博没有把这样的效果统一贯彻到底,发微博的按钮就容易误导用户悬停然后等待下拉菜单,结果怎么也等不来:

image

 

2. 右侧这样的 tab 页是鼠标悬停激活切换的:

image

但是到了正中的 tab 页,需要鼠标单击切换:

image

 

3. 按钮风格太多,不够直观简洁。总的来说,就如同淘宝和 Amazon 比较,如同微博和 Twitter 比较,国内许多网站更加本地化,风格偏重于陈列更多应用和功能,下面是一部分按钮的简单分类:

image

其中有一些不一致和冗余的

[……]阅读全文

关于方校长一条微博的陈述

谈论这个话题仅仅是因为最近北邮方校长的一条微博,引来了两万多条转发。在此我想谈论一些事实,给并且不做太多主观评定;我也想援引一些资源链接(大部分援引自维基百科),帮助不了解情况的人明白其中发生了什么:

image

其实,微博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了,欢乐的是转发里的评论记录,当然,新浪 “适时” 地把查看转发的功能给关闭了:

image 

但是,依然可以从手机客户端上看到很多转发的记录:

image

还有这两张截图:

image image

为何此人遭到社会各界人士如此祝愿?我注意到,其中有非常多的微博 “大号”,有很多 IT 业界知名人士,依然在新春佳节之际为其送上了一字祝福。我想大部分网民,尤其是程序员应该清楚其中的缘由,但也有很多人觉得

[……]阅读全文

珍爱生命,远离微博

好吧,标题党了。

故事从和一朋友聊天开始。他说他开始用 twitter,不再用微博了,理由是微博上的东西太过花哨、浮躁,甚至单调。撇去广告不提,除了吵架,就是呻吟,除了骂政府,就是转发救人。一些平时很 nice 的人,到了微博上都睚眦必报。也许是这样一个平台下,担忧、顾虑都被隐藏起来,另一方面,人性直接、甚至丑陋的一面则暴露出来……

微博是个怎样神奇的地方?

程苓峰写了一篇文章《新浪越成功,就离互联网越远》,有一些有趣的说法:

新浪博客的首页,就是整屏幕的精英发言。排行榜上,从韩寒、徐静蕾到李承鹏、洪晃,全是精英,他们博文下面的留言,全是粉丝的追捧和呻吟。新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