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内程序员肉身翻墙

本来是没有倾向谈论这个话题的,但是最近邮件或者微信问我这个问题的国内程序员朋友很多,我在这里一并介绍一下,也算作简单的解答。同样的问题就直接参阅即可。事实上,我很乐意收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也包括肉身翻墙这样的话题,混熟了的话瞎扯也开心。但是也请大家注意一点礼貌,有好几次有程序员没头没脑地微信上跳出来问问题,然而话都说不清楚,或者连个招呼也不会打,更有甚者二话不说直接把 log 贴过来让我看问题,实在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有些我回复了,有些我实在是不想回复了。另外,具体的问题我比较好解答,像有不少人问我,“你觉得美国怎么样?”,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具体问题还是邮件沟通更合适,我答复起来也更舒服,微信 [……]阅读全文

再见,亚马逊时光

IMG_6884 新入职 Oracle 已经超过一周了,但是一直没敢下笔,写一点东西纪念将近 6 年的亚马逊时光,总有惶恐的感觉。现在觉得不能再拖了,文字不在多寡,仿佛一种仪式,把整个亚马逊的经历画上句号。离开老东家的时候,往往是喜忧参半的,并且难免对前任颇有微词。在我离开华为的时候,便是如此,多为感怀和想念,但是诚实地说,也有一些厌烦的情绪,于是有释放之后的舒坦。这其中的缘由,我在以前的文中写到过。但是离开亚马逊,我却仿佛不再有这些负面的情绪,除了感伤和怀念,便是感激。要说明的是,如今亚马逊的股票直往上蹿,它却远非完美,也有诸多令人遗憾的风言风语。我觉得它在某些方面可以被称为“美国的华为”,做企业的成就自不必说,但是

[……]阅读全文

职业生涯下一站

career

水文一篇。

在亚马逊已经呆了五年多了,想起 第一次换工作 的情形仿佛还历历在目。如今,就在我还有半年多就将迎来我第十个工作的年头,经历了 骑驴找马的面试 ,不久我将迎来第二次职业生涯的重大变更,下一站:Oracle,Oracle Cloud Infrastructure。

我的工作经历,可以用多样来形容,也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其中的原因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客观的原因是项目和团队的需要,本来工程师团队如同资源池,就是要去解决不同的问题,这些问题是由当时的境况和市场决定的。主观的原因是,我本来就是一个领域涉猎相对广泛的程序员,而且兴趣三年两头自己都弄不清楚,有时候这未必是好事,但是 [……] 阅读全文

七年工作,几个故事

journey

从毕业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七个年头,年头虽然不久,但是回过头来看看那些经历的好的坏的有趣的扯淡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总结。所有人都会或多或少走弯路,本来成长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想起来会感叹,有时候会唏嘘,有时候会一笑而过。我的前一半时间是在华为,这段时间留给我很多回忆(比如 这几个瞬间);后半时间在亚马逊,也给了我不少感慨的机会。下面这些故事都是我经历的真真实实的事,有的事情已经过去好久,但我不想把它永远尘封。也许你和我在某些方面,会有共同的体会。

在我说这些故事前,或者说,吐这些槽前,我想说这样三个观点。

首先,为自己工作。

不是为父母,不是为同事,不是为公司,[……] 阅读全文

换组

group

最近在忙于公司内部换组的事情,在亚马逊等等很多公司都有这样的政策文化,就是,如果你在这一个组工作一年以后,并且绩效不太差的话,都可以自己去寻找觉得喜欢的团队加入。我在当前的这个大组干了两年多了,经历了一些成败和风波,我觉得是时候离开去寻找一个更合我胃口的团队了,增加阅历和体验,当然,也肯定是新的挑战。在思考自己的职业未来的时候,其实是有不少选项的。大约是最近这一年,我越来越感觉到,在 Amazon 工作,那么多内容里面,最有价值的大概是数据,我寻找的下一站,也是想多参与和大数据更紧密的工作。如果说以前我的工作更像是一个 full stack engineer 的话,接下去一段时间,我要更多地和数据、

[……]阅读全文

谈谈选择

direction

前些天聊天聊起我的高中同学,现在大部分已经不再联系,但个别几个还常有通讯往来。不同的年龄阶段的回忆总是给我不同的印象,但是像高中时期这样每天忙于学业压力的时候也不多。我从刚接触物理和化学开始,我就对这两门课充满了兴趣。中学六年对于物理和化学的偏爱,应该说也是算同龄人中很少见的了。刷题、培训、搞竞赛…… 令我印象深刻的尤其是暑假,在大部分孩子都可以痛快地玩乐的时间,我还总是要参加物理或者化学的夏令营。现在如果翻出那个时候做题或者上课记录的笔记本,还是觉得遗憾,没有一直在这个爱好更加专注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而如今,我有好几个那时候的同学至少到现在,更接近我那个时候的理想

[……]阅读全文

Hackweek 几点感受

hackweek

最近参加了 Amazon Forecasting 的 Hackweek,大致就是给你一周的时间,你可以找一个感兴趣的项目,找几个人组个队,然后把想法实现出来。从整个项目来看,虽然时间只有一周,但是安排得满满当当,基本上把最初的想法实现出来了。趁着新鲜劲儿,我简单记录一些概况和感受:

  • 我们组做的项目是去互联网上把热门的事件(比如 Google 的 Hot Trends)扒拉下来,然后根据事件的各种属性(包括媒体新闻的内容),和 Amazon 卖的产品匹配起来,即找出最近发生的大事会影响到哪些产品的销量,接着通知相关的用户。这里的用户一般都是库房经理,在得到这样的消息以后可以采取相应的行动,避免因为热

[……]阅读全文

再谈兴趣

interest

去年年初回家的时候,我写了一篇 《兴趣的力量》,如今我想续上这个话题,说说关于我自己和“ 兴趣” 有关的故事。

写东西

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形成的个性也不相同。有一些朋友说我很能写,其实,这大多源于最初的兴趣。在读书时代,我每周写的文字量不固定,但是不定期可以经常达到一万字以上,我不是要和任何人比较,也没有目的去做这样的统计,达到这样的要求。但结果就是,我写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文字,我把我写的一些内容摞起来放在家里的书柜里。那些文字记录了我很多有趣的回忆。小学的时候是父亲规定我写文章,我有时自己也写一些小东西,但是多数文字并非自愿。这大概可以算兴趣最初的培养阶段。

[……]阅读全文

北漂两年来的思考

beijing

最近需要处理很多搬家的事情,比较忙碌,但就在这快要离开北京的日子里面,也腾出不少零散的思考时间,考虑的问题杂七杂八,远远谈不上系统性。人总是要在大的变化来临的时候产生感怀的情绪,有更深的话题可谈,这也是为什么文人也需要体验和历练。这篇文字(只算文字,算不得完完整整的文章)我简单和零散地记述一下我来北京以后对于生活的一些思考,和以前的自己观念上有所不同的地方。

勤奋

中国人是普遍讲求勤勉、忠诚以及低调的。对于世界普遍对于中国人的认识,也往往带有这样的标签。我也曾经大致赞同这样的品质,但是很多观念的理解认识都和眼界有关系,这样的观念也在变化。最明显的就是,勤勉未必总是一件好事。

熟悉我的

[……]阅读全文

中国梦太遥远,还是说点实际的吧

dream 算不得文章,随便谈谈而已。

中国梦 ” 是不久前热炒的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神马的,尤其在最近那件云南的事情发生以后,微博上满是讨论。很显然,从小就被灌输的正能量,也是和崇尚“ 集体”、“ 共同”、“ 国家”、“ 民族” 的价值观匹配的;事实上,这也是和“ 美国梦” 的重要区别,美国梦强调天赋人权,每个人都有同样的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但是事实总是和书本上不一样。 优米网上有一篇 揭示中国现今十大问题的文章,从食品安全、房价、物价到恶性事故,可谓针针见血。看着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坚持写博客(续)

blog

大概在两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我为什么坚持写博客》,随着阅历增长,想法是在不断变化的。我想在这里补充一些内容。

一个坚持更新的博客站点就是最好的名片

很多有个人独立博客的人都有这个观点,对于工程师来说尤其如此。我记得以前看过一幅漫画,工程师和 HR 阅读简历的价值杠杆大不相同,GitHub 上丰富的记录、一个高分的 stackoverflow 账号,还有一个独立域名博客,这些都是具有相当加分项的部分。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 你甚至都不需要自己拿出名片来,不需要自己在简历里面啰啰嗦嗦还生怕遗漏了什么,很简单,拿出你的博客站点来 ,一切尽在其中。你没有办法作弊,也没有办法撒谎,因为其中的文章全部都是按

[……]阅读全文

自由地生活和工作

FogCreek这篇文章,算是理清和记录了一些我一直以来想说的话。在昨天的课程上,我们谈论目标、生活方式和工作,特别地,有一个具体问题——“ 五年后的你会是怎样的?” 其实我很好奇其他人的想法都是如何的,起码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我不既不是那种得过且过、无所追求的人,也不是具备钢铁神经、顽强意志的人,更不是拥有无比天赋、才华横溢的人。我大概不可能成为什么名人伟人,但是还是有小小的野心和抱负,想做一些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事情(参见 关于四火)。我很喜欢软件,也很喜欢学习和捣鼓新东西,但是我也并不刻意去拼命弥补自己的技术短板;我希望把代码写漂亮,但是始终觉得只有

[……]阅读全文

多年前的一封邮件

Email 昨晚在整理邮件,翻阅到这样一封邮件,它来自我的老师郭军,曾经教我 COP(面向组件编程)课程的老师。这个邮件的始末是这样的,郭老师在课上扯到了一道题,在现在看来是再简单不过的题目了,对于给定的 n,要求只允许用一层循环,打印这样的星号(下例中 n=3):

  *
 ***
*****
 ***
  *

因为只能用一层循环,所以当时是这样实现的:

	int n=3;
	int row,col,mid;
	for(int i=1;i<=(2*n-1)*(2*n);i++){
		row = i/(2*n)+1;
		col = i-(row-1)*(2*n);
		row

[……]阅读全文

我十年学习编程的历史

首先,我不是标题党。其次,我只想说说十年来我自己的关于编程的故事,做过的一些乱七八糟的程序。我的成长并不快,下面这些程序已经足够让我丢脸的了,喜欢发难的朋友,尽管嘲笑我吧(当然,如果你产生了共鸣,我们或许是同龄人、好基友)。最近尤其喜欢回忆起一些以前的故事(比如 这篇 ,还有 这篇),是不是说明我越来越迂腐了?

其实接触编程,是从更早学习机上的 G-Basic 开始的。但那时的我只能说凑个热闹,回忆似乎已经模糊不清。所以这段时间实在不能算作什么历史。不过无疑学习机,以及是早些时候在同学家玩的电脑,才是真正领我进入神奇计算机世界的启蒙者。

2002 年正值我高二,学校要组织一帮人去参加编程的比赛 [……]阅读全文

我在华为的五个瞬间

huawei 从 08 年 7 月 28 日正式加入华为,到 12 年 1 月 17 日正式离开华为,三年半的光阴,我一直没有机会好好整理一下我的行囊。现在回过头来,却又发现故事太多,无从下笔。也罢也罢,挑选我在华为五个令我深刻的瞬间,这些故事我带着不同的感触经历。不管现在开放的互联网上如何风言风语,不管在其中经历了多少欢乐或者悲伤,有多少感慨和抱怨,我依然非常感激华为带给了我这波澜跌宕的时光,谢谢我的朋友们,是你们,一直陪伴我走完这段旅程。

 

我参与的第一个项目

我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服务端的一个产品的研发,做一个涉及到营销业务的需求,对当时的我来说,业务逻辑还比较复杂,而且实现基本上要落到存储过程中实现;接口层只需

[……]阅读全文

电信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差别

1 最近有机会了解到了诸多 IT 业公司,了解到了程序员的生存状态,也看到了各种不同的做产品的方式;有机会得以从电信领域转向互联网领域,在这里我谈一谈在我眼中的电信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区别。

 

 

营销模式

 

电信:

卖服务,提供配套的软硬件给运营商,强调解决方案的完整性(如包含 WEB、WAP、客户端、短信等多种接入渠道);

运营商可能选择几家中标单位分散风险,也可能采用独一家的全套解决方案,通常要求服务稳定和可持续性,而在成本考量上通常较弱。

 

互联网:

靠流量挣钱,有流量就有用户群,有流量就有广告潜力,特别关注市场竞争和用户感知;

互联网公司给用户提供

[……]阅读全文

写在职业生涯的路口

cross 工作变更的事宜快要告一段落了,从电信行业转向互联网行业。其实我不算一个很有经历的人,但是我依然愿意回头望望走过的路,记录下我的体验、感触,给那些刚入职的兄弟们、遇到困惑的朋友们,说一些小小的事情,给一些小小的建议;同时,更作为一份小小的新年礼物,送给自己。

 

—————————————————————————————————————-

 

关于求职

 

每一次求职都意味着一次挑战,在这一步过程中,至少要

[……]阅读全文

一些平安夜里的 IT 人

1 一个普通的平安夜。

而我,已经过了遍地牢骚的年纪。

可是有一些 IT 人,他们都在平安夜里做什么?

有人在和客户洽谈,有人在现场维护,有人在加班 Coding,还有人,像我一样,在各个技术网站上闲逛,写一些小众的、自我感觉有一点点营养的博客,赢取 IT 业的兄弟姐妹们一点唏嘘,一点赞同。

年岁不算大,但是在 IT 业,工作经历也到了一个可以被称作老员工的时候;故事不算多,但是在 IT 业,生活体验也到了一个可以被扯出来摆事实讲道理说教的阶段。我做出了一个决定,在思索良久之后,我想从电信领域转到互联网领域,寻求下一段职业发展旅程。

好歹不算头疼脑热,好歹也不算神经冲动,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 ,又让我想起了最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坚持写博客

blog 我是从 06 年开始真正写博客的,几经易辙,到了 09 年,我也中断过一段时间,好在现在已经坚持下来并且养成习惯了。

 

写博客可以保持思考的习惯。

这是我写博客的最大动力,除非标注转载的极少数几篇,否则文章都是原创的。我是一个普通教育背景的孩子,小时候很喜欢看书,家中也藏书不少。只是上大学开始,我的阅读量逐渐下降,而且愈发发觉,书读得多不动脑,还不如少读几本,多思考。在逐渐的工作中,也越来越发现思考的重要意义,和 在中国这种教育体制下的缺失 。后来又发现,思考可以让人少走一些弯路,少受一些苦痛, 对程序员来说尤其如此

 

写博客可以帮助其他的程序员。

我要给自己印一摞名

[……]阅读全文

为中国的程序员说几句

programmer 我只是个普通大学生,出于对软件的喜爱,我选择了这个热门和复杂的专业,已经习惯安心地坐在书桌前翻着实践课程中一段一段烦杂的代码。很自然,我关注起中国软件业的发展和变革,更愿意谈及 IT 界相关的话题,当然包括就业。确实,我不是什么专家,但临近毕业,我也以自己——一名学生的眼光,担忧起中国可怜的程序员们,担忧起中国看似迅速发展然而并不十分健康的软件业发展态势。

首先是结构分布的极度不平衡,只懂得写几行代码而根本不真正理解编程却自以为是的人多如牛毛,然而从事底层代码开发工作或者思想深刻技术过硬的程序员凤毛麟角,于是“大量 IT 人遭弃用”和“高薪聘请不到资深程序员”的现象看似难以理解地同时发生了。其次是部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