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陪伴我的国产软件,你们都在何方?

转眼过去多年时间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羡慕南飞的燕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
未来在哪里平凡啊谁给我答案
那时陪伴我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这是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歌词,不过我不是来风骚的。我只是来稍稍感怀一下十年前我曾经用过和喜爱的,那些当时可以称为“经典”的国产软件们。

软件行业是一个不留情面的行业,在“注册收费”和“货架软件”风行的年代,有多少国产软件燃烧热情,走在奉献乃至捐躯的道路上,但是如今,还有多少人能记起,那些值得回味的故事。

豪杰超级解霸

那些陪伴我的国产软件,你们都在何方? 号称拥有超强纠错能力的播放器,在那个VCD盛行的年代,“化腐朽为神奇,使模糊变清晰”,带有简易视频转换功能,可以自行选择视频片段录制下来。我不记得这个软件读了我多少盗版碟,它的图像压缩算法在当时的机器配置下应该是比较好的。最初定价是在百元以上,当然软件的发展决定了,货架软件是很难持续收到钱的。

如今,看到满是乱码的官网,我们已经看不到当初那个“hero”的气势了。

破碎虚空

那些陪伴我的国产软件,你们都在何方? 我真正正儿八经地投入去玩的第一款游戏(这是一款2001年的游戏,不是后来的同名网游),在当时纸片一样的游戏时代里,居然有这样一款战斗画面如此绚丽的国产游戏(即使放到今天也不显得太次),着实令我惊讶不浅。

如今和朋友聊天,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一款游戏,同龄人的国产单机游戏经历似乎都是从《金庸群侠传》、《轩辕剑》、《仙剑奇侠传》等等公认经典开始的,北斗星工作室的游戏(记得后来又出了一款《仙狐奇缘》)兴许过于小众了?

Foxmail

那些陪伴我的国产软件,你们都在何方? Foxmail在我看来是一个传奇,我大概是从98年开始使用的,一直用到现在,直到后来被腾讯收购,7.x版本还不如6.x版本好用。

张小龙是低调务实的软件人,他的故事在互联网上都少得可怜。十多年前,互联网还远没有那么流行的时候,他大概是眼光比较长远的程序员。如今加入了腾讯,折腾在QQ邮箱漂流瓶等等的世界里,反而没有给程序员留下太多的故事。张小龙从20岁就开始学写程序,他说如果有一个理想的环境,宁愿写一辈子程序。可惜事与愿违,30岁的时候,他开始转型到职业经理人,他的故事多少另坚持技术的程序员有些遗憾。

 

 

网络蚂蚁

那些陪伴我的国产软件,你们都在何方? 我不知道网络蚂蚁是怎么火起来的,那个时候还没有迅雷什么事儿呢。好像流行的下载软件除了网际快车就是网络蚂蚁。文件分块多线程下载,第一款支持多点续传的软件(即便在国外,也没有这样的软件,因此在当时绝对是首创)。守着56K猫的我,盯着文件块上一点一点被蚂蚁完成,心中有一种满足感。网络蚂蚁在软件中引入了广告,当时还引发了争议。

作者洪以容曾经是一个对技术无比痴迷的人,可惜如今已经不主行程序员了,改做投资了。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上海交大的研究生,而且对网络安全方面有所研究。

QQ

那些陪伴我的国产软件,你们都在何方? 虽然我不太喜欢腾讯,但还是必须要承认,它是留到现在的那个年代国产软件中稀有的另类。我算是接触QQ比较早的用户,早些时候名字叫做OICQ,原意为“Open I seek you”。其实即时通讯软件很好做,当时也有好多家想来分一杯羹,包括新浪和网易等等,但是互联网上任何一个产品到最后总是会发展到一家独大,可能还留下两三个小跟班,剩下的产品市场占有率甚至都可以忽略掉,这也是IT产业共有的一个特点。

腾讯的成功来源有无数种说法,但是大家公认它对用户群始终定位得特别准确。商务上用QQ的也许不多,但是私下里、学生群体,大都是很愿意持续拥有一个QQ号的。如今的腾讯公司,就如同互联网上的一个筛选器,通过抄袭的方式,把那些经不住风雨的小产品淘汰掉,留下那些有特点、有积淀、难以复制的产品。

文章未经特殊标明皆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保持完整性并注明来源链接《四火的唠叨》

分享到:

One comment

  1. Wuvist 说道:

    张小龙现在折腾的是微信……已经成为腾讯六大业务线之一领军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view on Fee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