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期末,坐在大学的自习室里

学期末,坐在大学的自习室里 呃,很难简单地描述这样奇怪的心情。就算我已经熟悉了寒冷的气候,适应了混乱的生活,看惯了一群人以各异姿势安安静静地坐在自习室里的样子,我抬眼瞅了瞅窗外的积雪,我决定强迫自己陶醉在这样的气氛里。

有位作家曾经无聊地说“你可以想,也可以不想。”用来形容这时候的思维倒是恰当无比。我可以关闭我的耳朵,一头扎进书堆里壮烈地迎接考试的折磨;也可以放纵我的思绪,任其穿越寒假的令人遐想的阳光和风雪。

又有朋友批评我小资思想严重,做作情节泛滥了。唉,其实,有时候我也懒得辩解,当几次反面教材也未必是件坏事,我承认在动笔的时候我偶尔是个不折不扣的偏执狂,有时候还思绪混乱精神恍惚。

我忽然想在这个奇怪的时刻,在这个无聊的地方傻乎乎地回味这第一个大学学期。

不知道从何说起,放满大蒜和淀粉的东北菜,含糊不清的东北话,还是厚厚硬硬的东北雪?不过可以肯定,我还不想在那么多纯正的东北爷们面前卖弄风骚。

很惭愧我少有时间(借口!)来看那些叙满心情记录的作品,我还是选择更现实的英语杂志和数学资料(可怜!)。一个成天和软件打交道的理工科学生总是被认为不太喜欢阅读那些多愁善感的东西——研究文史的其中一点好处就在于可以频繁地在大脑里酝酿引人动容催人泪下促人昏迷的文字,还振振有词地说“我们是搞文学的,你们不懂”。我喜欢写东西,虽然和写代码一样会让人疯掉。有时候我写得入神以后,不得不撞一下墙,以清醒自己的头脑。当然发疯也并非一无是处,尼可就是凭着疯言疯语才留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上的。

喜欢一首诗:“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于是朋友说你好淡泊啊。咳、咳,我不应是这样的形象吧,我应该是个积极向上、健健康康的孩子吧。

不必惊异于我思维的混乱程度,在自习室里似乎这样的毛病不定期发作。我眯起眼向外望去,虽然每次放假结束时都感到失望大于收获,可是每次放假前都希望期待胜过失望。窗外的天空不是很纯净,我想象着春天候鸟飞回来的样子。于是记起一句话:“我的悲哀是候鸟的悲哀,只有春天才能理解这份热爱。”

虽说在外求学,并且热爱着自己的专业,也会思念起家乡的草木、石板、老屋。其实,在南来北往的行程中,感觉更加奇妙。有个同龄的上海朋友,他说他爱上了整日坐地铁,一圈一圈围着这个城市绕,似乎只有那样的环境下他才能安静地思考。我想,他和我一样喜欢旅途吧。

自习室的桌椅上刻满了学哥学姐们留下的荏苒年华光阴故事,我确信这是笔见证成长的宝贵记录。寝室里朋友们有时望着天空发呆,嘴里喃喃地哼着“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我慢慢地说,老狼真的老了。

好吧,大学自习室早已远远超过了他本身的价值,可又有谁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小角落里这个嘿嘿傻笑着的我,正在用一种奇怪的方式影响世界,而且,好像还没有停息的迹象。

文章未经特殊标明皆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保持完整性并注明来源链接《四火的唠叨》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view on Fee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