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工具使用的痛苦说开去

painful

是因为最近团队里的数据分析师(data analyst)向我抱怨,为了分析数据,要跑 job,要执行 pipeline,要用 Spark 来算结果,但是期间遇到各种问题,虽然我们一起研究问题的解决方法,但是依然非常耗时而且令人沮丧。这些问题大多并非数据本身的问题,而是工程问题。换言之,我认为数据分析师的价值在于数据思维,他们有我们软件工程师不具备的数据敏感性,他们能从海量的数据中获得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如今他们却陷入了因为工具问题而导致才华无法施展的境地,确实令人叹息。而工具的问题,正是应该由软件工程师来解决的。

上班同车的同事 Kai 和我说,现在和几年前不同的是,“全民 dev 化”了。除了上面说的数据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