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云计算服务是亚马逊先做出来?

Image result for aws google cloud azure最近看了一个知乎的 帖子 ,大家讨论为什么是 Amazon 先把云计算服务做出来,而不是 Google。类似的问题我遇到过好几次了,之前还在亚马逊的时候,我觉得利益相关等等原因,自己不太适合回答这个问题;而现在,又看到各路人马大神已经把这个问题从各个角度分析得底朝天了,于是觉得似乎又没有太大必要了。不过现在,回头看到这个帖子的时候,我还想再从我的视角总结总结,不只是为什么 Amazon 先把云服务做出来,还有为什么现在它可以一路领先。虽然说 Google 也是云服务的三驾马车之一(另两驾是 Amazon 和微软),但如今许多方面它都和另两驾还有不少的差距。我记得刚加入 Oracle 的时候,但凡听说我从 Amazon 来,

[……]阅读全文

写在 Oracle 入职一个月之时(兼招人帖)

OCI加入 Oracle 的 OCI(Oracle Cloud Infrastructure)团队一个月了,感触颇多。事实上每一次团队的更换都是一次体验记录和整理的好机会。技术方面的东西有很多,在允许的范围内,我会在以后慢慢再谈,但是其他方面,现在我想稍微谈一谈,特别是和我的老东家 Amazon 比较地看。以下的文字更像一篇帖子,而不是文章。

先说工作中的生活。Amazon 的总部在西雅图,整个 SLU 满大街走着大亚麻的人,但是 OCI 目前只有 downtown 两栋楼的几层,人数要少得多。对我来说,每天上班从 van pool 改成了 bus,commute 的时间代价略高,但由于车次很多,因此也能够接受。Downtown 的

[……]阅读全文

再见,亚马逊时光

IMG_6884 新入职 Oracle 已经超过一周了,但是一直没敢下笔,写一点东西纪念将近 6 年的亚马逊时光,总有惶恐的感觉。现在觉得不能再拖了,文字不在多寡,仿佛一种仪式,把整个亚马逊的经历画上句号。离开老东家的时候,往往是喜忧参半的,并且难免对前任颇有微词。在我离开华为的时候,便是如此,多为感怀和想念,但是诚实地说,也有一些厌烦的情绪,于是有释放之后的舒坦。这其中的缘由,我在以前的文中写到过。但是离开亚马逊,我却仿佛不再有这些负面的情绪,除了感伤和怀念,便是感激。要说明的是,如今亚马逊的股票直往上蹿,它却远非完美,也有诸多令人遗憾的风言风语。我觉得它在某些方面可以被称为“美国的华为”,做企业的成就自不必说,但是

[……]阅读全文

职业生涯下一站

career

水文一篇。

在亚马逊已经呆了五年多了,想起 第一次换工作 的情形仿佛还历历在目。如今,就在我还有半年多就将迎来我第十个工作的年头,经历了 骑驴找马的面试 ,不久我将迎来第二次职业生涯的重大变更,下一站:Oracle,Bare Metal Cloud 组。

我的工作经历,可以用多样来形容,也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其中的原因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客观的原因是项目和团队的需要,本来工程师团队如同资源池,就是要去解决不同的问题,这些问题是由当时的境况和市场决定的。主观的原因是,我本来就是一个领域涉猎相对广泛的程序员,而且兴趣三年两头自己都弄不清楚,有时候这未必是好事,但是这也让我得以尝试各种风格的项目和

[……]阅读全文

换组

group

最近在忙于公司内部换组的事情,在亚马逊等等很多公司都有这样的政策文化,就是,如果你在这一个组工作一年以后,并且绩效不太差的话,都可以自己去寻找觉得喜欢的团队加入。我在当前的这个大组干了两年多了,经历了一些成败和风波,我觉得是时候离开去寻找一个更合我胃口的团队了,增加阅历和体验,当然,也肯定是新的挑战。在思考自己的职业未来的时候,其实是有不少选项的。大约是最近这一年,我越来越感觉到,在 Amazon 工作,那么多内容里面,最有价值的大概是数据,我寻找的下一站,也是想多参与和大数据更紧密的工作。如果说以前我的工作更像是一个 full stack engineer 的话,接下去一段时间,我要更多地和数据、

[……]阅读全文

西雅图印象

有机会得以去西雅图出差。我们这次主要的任务是参加一些培训,更重要的是和那边的团队沟通,建立起良好关系。下面看图说话,流水账性质。下面的图片都是我用手机的记录,新鲜。至于文字,我的见识比较浅,见谅。

西雅图位于美国西北部海岸线,离加拿大温哥华不远,被评为过“美国最佳居住地”、“最佳生活工作城市”是非常合理的。已经算是美国 TOP15 的大城市了,但是给人的感觉依然幽静、闲适。如果要看高楼、繁华,不如去 LA,或者干脆在广州、深圳呆着。

西雅图的人口不少,市区就超过了三百万,但是没有喧嚣。我没有看到重工业企业落居,几个 IT 公司非常有名,微软、Amazon、Google 和 Real-network。根据西雅

[……]阅读全文

关于“ 无状态”,从 Amazon 的工作流框架中获得的思考

这个话题是从我对 Amazon 云平台的工作流框架 AWS Flow Framework 的使用研究中想到的,对于一个工作流引擎来说,一个完整工作流的某个阶段完成后,当前阶段的状态必须要被存储下来。

 

1

 

Workflow(Decider) 来决定任务的执行流程,Activity 来执行实际的任务,二者都封装在相应的 Worker 中执行,但不直接交互,而是通过 SWF 管理起来。不过,除了 SWF 的日志,它们都不记录任何当前任务执行状态的信息 ,即所有的任务执行情况只能从 SWF 的日志中找到。譬如一个 Workflow 由 Activity1 和 Activity2 组成,在执行完 Activity

[……]阅读全文

关于“ 异步”,从 Amazon 的工作流框架中获得的思考

云平台的工作流框架 AWS Flow Framework 给我带来的另一个有所感触的话题是“ 异步”:

1

这个框架把异步的行为划分为 Workflow 端执行的部分和 Activity 端执行的部分,Workflow 控制工作流程,Activity 执行具体的工作流 task,二者都以 poll 的模式不断从中心 SWF 去获取任务。对于开发者来说,用类似这样简单的代码,就完成了整个工作流任务的部署,框架为开发人员隐藏了大部分实现细节:

@Workflow  
public interface CalculateWorkflow  
{  
    @Execute  
    pu

[……]阅读全文

关于接口设计,还有 Fluent Interface,这种有趣的接口设计风格

1 这个故事我早就想说了,可能是在好多个月前,只是一直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说合适,现在我重新整理了一下,讲述给大家。

这个故事是从下面这样一个对外暴露接口的调用开始的。

QueryUserEvent event = new QueryUserEvent();  
event.setName(name);  
event.setAge(18);  
event.setType(QueryUserEvent.TYPE_NORMAL);  
event.setSex(QueryUserEvent.SEX_MALE);  
……  
List<User> userList = userServic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