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谈工程师

IMG_1989昨天去参加了一个公司内的expo,大致就是以团队为单位组织起来,做广告,招呼各种工程师去看,有团队介绍,产品介绍,技术介绍;有披萨、啤酒和零食;也有一些填方格的活动供参与和纪念衫可以领取。我们组也大张旗鼓地伴着各种搞笑的口号和宣传材料上阵了。挺有趣的一件事情,也是很有工程师文化的事情。

以前谈过不少关于工程师的话题,比如这个这个这个,今天想再谈谈。

其实自我工作以来,软件工程师这个职位变化很大,无论是职责、技术、待遇,但是不变的是,我看到优秀的工程师至始至终非常抢手,而且需求量很大。不扯没用的,任何行业优秀的角色都受欢迎,但是就我熟悉的IT公司来说,软件工程师始终处于特别的存在。

  • 需要做一个产品

[……]阅读全文

层次

level

以下文字,看看就好,笑笑就好。

最近在被一个问题折磨,大致上是,公司内部某些技术更替的关系,要把原有的一个鉴权的组件A淘汰掉,迁移到一个新的替代品B上,我估摸着也就一天时间搞定它绰绰有余了。没料想一猛子扎进去就没那么容易出来了,替换完成以后的测试傻了眼,发现了一个诡异的问题,于是追根溯源,把牵涉进来的林林总总一一拖出来检查排除枪毙,环境比较复杂,debug起来又比较头疼,折磨了三天半的时间;最后还靠这个替代品B的问题列表里面,有某下游产品的工程师跳出来说是这个替代品自身有问题,分析代码怀疑是如何如何的一个bug,于是我也按照这个思路修改它的代码,编译并且打上补丁以后,才发现确实修复了我遇

[……]阅读全文

谈谈足球青训、中国教育以及工程师培养

bacelona

关于足球

我从98年世界杯就开始看球了,从最早国内的申花球迷,到后来长期看英超诸强的足球、西甲双雄的足球,我也算是一介有一点儿球龄的老球迷。一直以来我很想说一说关于足球青训的话题,今年在莫耶斯带领下的曼联,球踢得无比难看,比赛输得体无完肤,我觉得我找到了一个契机。比赛看得多了,也就不那么容易激动,看球更加理性。和许许多多竞技运动一样,你无法准确预测一场比赛的结果,但是长此以往的比赛分析下来,能看得到许多问题,孰强孰弱一目了然。虽说曼联的比赛我几乎一场不落,但是看看国内论坛上的帖子,骂战是从来都不可避免的,但是对弗格森的盲目的个人崇拜和神化已经到了一个简直无可救药的地步了。我相信很多曼联球

[……]阅读全文

不安分的工程师

goodOrNot 在超级杯中,拜仁和切尔西战成平手,点球大战中,20岁的年轻的球员卢卡库站出来罚球,遗憾的是罚失点球,令整支球队失败,丢掉冠军。对于失落和愧疚的年轻人,切尔西的传奇射手德罗巴在Instagram上鼓励了他

“只有那些从不踢点球的人才不会罚失点球,罚点球你足够强大。你需要从中学习,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在莫斯科的决赛中的红牌,还有半决赛对阵巴塞罗的比赛。坚持不懈的奋斗,更好的日子一定会到来。你是切尔西的一员,切尔西的球员永不放弃。”

弗格森在位曼联主帅二十六年,培养了小贝C罗等等一干球星,拿了无数冠军。一次对曼联主帅弗格森的采访。记者谈到各种各样风格的球员,

[……]阅读全文

工程师的生活

life我忽然很好奇,想知道其他软件工程师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人永远都没有活在别人心中的形象那么绚烂,生活中总有无数烂事烦事需要处理,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享受生活的方式。逛了逛了各式技术博客和论坛,我发现大家似乎都太严肃了,太谦逊了,太学术了。做软件本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这些帖子和文章无非就包括这么几种:

  • 技术文章,不解释,这部分当然是大头,虽然技术文章普遍不受欢迎;
  • 牢骚,喵了个咪的薪水低啊,呜了个汪的加班苦啊;
  • 心灵鸡汤,要励志、要发奋、要改变世界;
  • 长者语气教育后辈,“给刚入职的程序员们的警示”;
  • 无聊的纷争,Linux就是比Windows牛逼

[……]阅读全文

我眼中的工程师文化

facebook 现在HR和猎头也懂得,挖程序员不能光讲钱和项目了,多少号称工程师文化的公司花开北京上海,可是到底什么是“工程师文化”?谁能给一个准确的定义?

有人说,什么文化就是什么说了算的意思,工程师文化就是工程师说了算。这未免也太肤浅了。也有人说,工程师文化就是自由上下班、松散管理,做喜欢的项目。我想这依然是不恰当的,这些人只说出了工程师文化给工程师带来的权利,更何况这种对权利的认定还是片面的。

工程师文化的核心是什么:价值观。但是,它不止价值观。我在这篇文章中提到过工程师文化:

  • 首先,这个世界上大部分软件公司采用工程师文化的模式来运作的话,都会死得很惨。
  • 其次,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