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谈全栈工程师

thinking

纵使目标再大,人的精力有限,于我来说,早些时候远大目标隐约是“成功的软件工程师”这个样子,但是目标是需要逐渐细化的。这些年我渐渐对自己的定位和未来有了一个清晰一点的认识。确实我有很强的观点,觉得软件工程师需要有足够的全面性,在 《我眼中的工程师文化》 中我也说“工程师文化,不是只有权力的一面,它对工程师的要求,是每个人都要足够能干,都要做许多的事”……

但是,全面性不代表没有专精、没有方向。深度和广度统一的问题已经有许许多多过往的人和我说过了,不存在一个在某一领域精深的牛人但是知识却很窄,也不存在一个博学大师但是却没有一个自己擅长的领域;而方向更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以前和朋友开玩笑总结了几类工程师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