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中的货币和通货膨胀

Image result for 通货膨胀忽然想谈谈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开始接触一款游戏《Path of Exile》。它可以说是市面上最接近暗黑 II 的游戏,甚至比暗黑 III 还要接近。作为一个暗黑 II 的十多年的爱好者,它自然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渐渐发现它有许多吸引我的地方,而其中关于游戏中货币的设计和对通货膨胀的压制都很值得玩味。

不可否认《暗黑破坏神 II》影响了一代人,也影响了无数后续的游戏设计制作人,其中不少独创性的设计都让人印象深刻。比如从 1.10 开始成熟的技能树和技能加成系统,比如地图自动生成系统,比如怪物、武器装备的生成规则(前缀、后缀等等),再比如真实化打击感的设计(打击感即便放到今天依然先进)等等。毫无疑问我从太多的游戏后

[……]阅读全文

写在孩子出生以后

IMG_0038 最近这一年可谓五味陈杂,各种起伏波动陆陆续续袭来,有时候感到生活艰辛,身心疲惫。就在一周前,也就是 11 月 8 号的时候,我们的孩子 Lucas 诞生了。整个降临过程持续了一昼夜,也折磨了他妈妈 24 个小时。好在最后母子平安健康。古人说,三十而立,而在 30 岁这一年同时也做了爸爸,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以往总在说成长,现在要说成熟,有了孩子以后,有许多生活上的琐事需要去做,而教育更是一个无比重要神圣的事情。我相信会多一些欢声笑语,也会多不少困难烦恼。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人生旅途上的重要节点,我也开始思考一些过去不曾思考的问题。我想用朴素的文字,记录一点内心的感受。

对 Lucas 的祝愿

IMG_0052 在微信朋友圈里

[……]阅读全文

从工具使用的痛苦说开去

painful

是因为最近团队里的数据分析师(data analyst)向我抱怨,为了分析数据,要跑 job,要执行 pipeline,要用 Spark 来算结果,但是期间遇到各种问题,虽然我们一起研究问题的解决方法,但是依然非常耗时而且令人沮丧。这些问题大多并非数据本身的问题,而是工程问题。换言之,我认为数据分析师的价值在于数据思维,他们有我们软件工程师不具备的数据敏感性,他们能从海量的数据中获得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如今他们却陷入了因为工具问题而导致才华无法施展的境地,确实令人叹息。而工具的问题,正是应该由软件工程师来解决的。

上班同车的同事 Kai 和我说,现在和几年前不同的是,“全民 dev 化”了。除了上面说的数据

[……]阅读全文

谈谈月饼事件

mind control

最近在程序员圈子内引起热烈讨论的月饼事件的详情 在此 ,阿里巴巴也给出了 官方回应 ,事件本身的大致内容是:

阿里巴巴有一些低于市场价的月饼供员工抢购,算是公司福利的一种体现。但是安全相关部门的 5 位员工写了脚本,利用内部抢购系统漏洞,抢到了超过限制数量的 133 盒月饼。

于是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有表示公司做得对;有表示公司的处理方式简直不可理喻;也有质疑公司 HR 的权力之大的。于是讨论就上升到了公司的文化,以及公司的价值观上面。

这件事情在互联网上的讨论已经非常充分了。以下是我的几个观点:

从公司层面上看,杀一儆百,给其他员工带来的是警示作用。我更相信他们只是为了践行这一点的牺牲品。有点必须绝对“

[……]阅读全文

关于奥运会,一点印象和看法

rio2016

关于禁药风波

事实上,在我看来,禁药只是奥运发展到如今畸形生长的一个典型表现而已。如今的奥运,早已偏离了最纯粹的主旨。只有“更快、更高、更强”,但是其他那些好的初衷都已经丢失。禁药的使用永远也不会休止。禁药本身,永远只会是一个比拼科技实力的过程——区别仅仅是因为科技和运气被抓到和不被抓到。从根本上,如果奥运会的规则体制,以及在诸多人心中的地位,在政坛上的价值,这些都无法改变的话,这个问题就是无法解决。

与之相关的,我认为那些过于单一依赖于基础身体素质,特别是力量和速度的项目,应该从奥运场馆中废弃。

具体来说,是哪些项目呢?

比如举重。看看那些练举重的运动员,身体被摧残成什么样子?为了变态地增

[……]阅读全文

工作流系统的设计

workflow

几年前曾经写过一点点对于 缓存框架设计 的体会,这大半年和工作流系统打交道颇为丰富,因此想总结一点关于工作流系统的设计。

首先,明确工作流(workflow)系统的定义。 维基百科 上有极其简单的介绍。我记得以前在文章里面说过,作为大公司里面的小 team,为了做一些有趣的东西,从而更好的招人,通常有几个众人皆知的突破口:比如一个更符合业务需求的 storage,再比如一个自定义的工作流系统。在 Amazon 内部,我接触过好多个 workflow,而且大多以 Amazon SWF 为原型(当时学习的时候还写了一点体会,link 1link 2),于是宏观上看,60% 的东西是一样的,大同小异;但是也有很多重

[……]阅读全文

又到一年引援时

man_utd

去年暑期我曾经 评价了一番 当时范加尔在任的引援,如今可谓物是人非,从这个冬季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引援行动,就估计到范加尔的帅位不稳。事实上,14 赛季结束以后,主媒体报端对于范加尔的评价还是不错的。和莫耶斯不同,直到上任两年后,再度丢掉欧冠席位,拿了足总杯草草收场,我依然对于范加尔持有相当程度的支持态度。只可惜这样的成绩显然是难以令多数俱乐部内外人士满意,而其本人“死鸭子嘴硬”,不断要求球迷降低期望的言辞着实令其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大为减分。

范厨师要做出好菜,自然需要好材料。但是其人对于细节的控制欲望着实强烈,对于成长中的年轻球员还尚能生效,毕竟年轻通常意味着可塑性强;但是对于一些成名的球员,纵观

[……]阅读全文

写给实习生的第一天

intern

实习生(intern)和新员工有所区别。实习生仿佛一个长达 12 周(三个月)的面试,一起工作,一起解决问题。在最后有答辩和 debrief meeting 讨论结果。可能通过了,最后公司给 offer;也可能没有通过。即便给了 offer,还要面临双向选择,有可能实习生不理 offer,继续求学或者去别的公司,当然也可能选择到别的团队。

我的习惯是,见面的第一天,这些内容是必须要交代清楚的:

1. 近视和远视。

你会在接下去的时间里遇到大量的问题,也要去解决大量的问题,有的问题解决会让你获益很长时间,但是大多数问题解决也只是帮助当时的那个你。我们尽量选择一个平衡点,既要为了完成项目,解决那些无趣,但是又

[……]阅读全文

保卫萝卜

保卫萝卜是我特别喜欢的一款塔防游戏,其实第一代最好,第二代没那么有吸引力,但是也能玩,前两天保卫萝卜 3 上线,我彻底失望了。

喜欢保卫萝卜 1 的原因我觉得至少有这么几个:

  • 策略型的游戏,可以暂停以后来布置防守,这样就不会把游戏的平衡点放到操作上(要是论操作,那核心游戏性就彻底不同了);
  • 有好多关卡都是设计精妙的,需要思考以后才能过去,有一步策略错误就挂了;
  • 收集各种怪物,然后才能解锁各种地图,这个是属于养成元素的;
  • 怪物角色和发音都很搞笑。

保卫萝卜 1 的游戏显然更纯粹。简单,上手很容易,什么说明都不需要;但是又不简单,许多关卡是需要仔细思考的。

为了无伤,为每一章收集这样的徽章,那就需要绞尽脑

[……]阅读全文

亲历美国医疗

medication

一直想写稍微写一点关于美国医疗的体验,因为看到过不少报道,也包括很多鸡汤文,都是失实的。

医生有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之分。家庭医生(primary care)又叫全科医生,会更密切地跟进你的身体健康状况,什么健康问题都可以寻求他们的帮助,也包括一年一度的体检。一般病人或选择和固定的一个满意的家庭医生,这样熟悉以后双方都对彼此有印象,了解情况会帮助沟通。通常,他们也只是直接解决比较小的问题,大的问题或者疑难病症他们会写推荐信给专科医生。有的保险要求必须有推荐信才可以见专科医生。但是我的保险可以直接预约大部分专科医生,但是,有的专科,比如过敏科就要求必须有推荐信。通常情况下,医院里很安静,基本上医

[……]阅读全文

Spark 性能优化——和 shuffle 搏斗

Spark

Spark 的性能分析和调优很有意思,今天再写一篇。主要话题是 shuffle,当然也牵涉一些其他代码上的小把戏。

以前写过一篇文章,比较了 几种不同场景的性能优化 ,包括 portal 的性能优化,web service 的性能优化,还有 Spark job 的性能优化。Spark 的性能优化有一些特殊的地方,比如实时性一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通常我们用 Spark 来处理的数据,都是要求异步得到结果的数据;再比如数据量一般都很大,要不然也没有必要在集群上操纵这么一个大家伙,等等。事实上,我们都知道没有银弹,但是每一种性能优化场景都有一些特定的“大 boss”,通常抓住和解决大 boss 以后,能解决其中一大部分问题。比

[……]阅读全文

一种工作流心跳机制的设计

最近工作中一直和 SWF(Amazon 的 Simple Work Flow)打交道,在一个基于 SWF 的工作流框架上面开发和修 bug。SWF 的 activity 超时时间是 5 分钟,在 activity task 开始执行以后,activity worker 需要 主动发送心跳请求 告知 service 端:“我还活着,我还在干活”,如果出现超过 5 分钟(可以 配置)没有心跳,SWF 的 service 端就认为,你已经挂了,我需要把这个 activity 安排到别的 activity worker 上来执行了。借用 AWS 官网 的一张图:

heartbeat

每台机器上有若干个 activity task 在被执行。可以看到,在 activity 任务启动起来以后

[……]阅读全文

副业?副业才有趣,才精彩

think

搞副业是要花时间精力的。但是副业的好处在于,不用担心饭碗的问题,不用担心赚钱的问题,一心一意把爱好实践好就好了。开心就多做,不开心了就少做。我觉得只有拥有足够的选择权,人生才能称得上“自由”。我计划今年继续把文章写好,把琴谈好,尽量多去短途旅行,继续追曼联的比赛,争取一场不落。对于这些纷繁复杂的“副业”,只要身体健康,我一点都不觉得疲倦。

听到过这样一种说法,你不是 xx 领域内的专家/权威,就不要发表这一方面的观点。或者用反问句式,你有什么资格 xxx。这种万事巨高门槛的风格,扼杀了一批本来有兴趣在这一方面发表见解和热烈讨论的人。最终,这帮人自己最后也不怎么样,因为他们够哪一方面的门槛都够不上,

[……]阅读全文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

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这就是高晓松写的歌,许巍唱的歌。没有漂亮的修饰,没有华丽效果,始终偏执地保持风格,简单、安静、述说,触动心弦。我记得在十多年前,写过 一些文字 ,祭奠民谣、诗歌和九十年代。如今听到高晓松的歌,如今回忆起故事、欢笑和逝去的时光,在旧有的感怀和失落的同时,还有一丝快慰。九十年代有那么多有理想的音乐人,那些音乐伴着我们一起长大。我们学会了珍惜,学会了倾听,也学会了扬起头,守护心里面那一小点微弱而坚强的信念。因此,我们是幸福的,我们有朴树,无印良品、老狼、Beyond、罗大佑……想想现在的孩子们,这方面他们无疑

[……]阅读全文

从淘汰 Oracle 数据库的事情说起

tech

公司搞淘汰 Oracle 数据库的事情已经搞了好久了,这个事情其实和国内淘宝系搞的去 IOE(IBM、Oracle 和 EMC)是类似的,基本上也是迫不得已,Oracle 的维护成本太高,而公司内部基于 Oracle 数据库的数据仓库,也是问题频出;另一个原因则是 scalability。我相信这两个原因许多人都非常清楚。而这个淘汰,也不是简简单单换一个关系数据库,比如把 Oracle 换成 MySQL,或者换到云上(RDS)。而是有明确阶段性地演进,比如替换到 DynamoDB 这样的 NoSQL 数据库上面去;或者更彻底地,像我们接触到的某个产品,数据本身换到更廉价的存储 S3 上去,元数据才存在 DynamoDB 里,而原本

[……]阅读全文

三次性能优化经历

performance

最近在做一些性能优化工作,回想起工作这些年来,参与过的三次集中性能优化,每次都得折腾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这些内容既是不同视角、不同思路的比较,也是挺有趣的工作经历。

Portal 的性能优化

这已经是大概五年前了,搞了接近半年的 Portal 性能优化,后来某些内容总结在 这篇文章里面 。既然是 Portal,性能优化上就有它的特点。比如说:

Portal 的性能优化需要从前端和后端两个角度去思考问题,先考虑客户端和服务端之间的交互模型,然后再在客户端和服务端单独考虑分而治之。这个其实和设计的思路是一样的,交互问题需要首先考虑,定义好交互的报文形式(比如某 JSON 的具体形式)以后,包括用户触发什么行为引

[……]阅读全文

研发团队的角色和构成

software engineer

以下都来自我的经历,带有主观评价,但是尽量保持平直的论述。

在我工作的第一家公司的时候,一个典型的研发团队是这样组成的。我的经验也只是到 4 年前,现在也许早就不一样了呢。

项目经理,这个角色是不断在换的。项目经理当然是只跟着项目走,这和团队经理(Team Leader)是不一样的。当然,Team Leader 也往往在不同的项目里面兼任项目经理。基层的项目经理也可能会编码,但是不管参与不参与编码,工作压力都不小。

SE(System Engineer,相当于现在大多数公司的产品经理)负责从市场部门等地方承接需求,然后做“系统性设计”,这个系统多数指的是业务系统,也指有时候软件系统。之前我在 一篇文

[……]阅读全文

历史,科学,还有艺术

history

学理的人要读一读历史。

遗憾的是,每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狭义地认为我在讲政治的历史,世界史或者中国史,就如同历史课本里那样。关于这一点,也是时常让我觉得悲哀的地方。我们看到的那么多纪念馆和青铜像,大多是那些因为在政治舞台历史烙印深刻的人物,其次就是久远以前的大文豪们。看看近现代的科学领域、艺术领域、文学领域,这些科学家、艺术家和文人,不知道在年轻人心中有多少分量。仿佛一定要有这样一个英雄,带领一票人闹革命,打下江山,战胜强寇,治理国家,才算伟人;要不就是草根发迹,辗转商海,勇猛创业,才称了不起。剩下的,仿佛只有娱乐明星,甚至网红这样的角色才能引得谈资和热议。

如果我问,能不能说出

[……]阅读全文

沈阳、南京、北京和西雅图

travel 活了快三十年,出生在小小的县城,温和而且充满回忆,读书开始,逐渐接触到城市的生活。真正长驻的城市,就只有题中列的这四个而已,自然印象深刻,如数家珍。这篇文字可以算是 《旅行映像》 第一部分的文字加强版,只是视角可能有些奇怪,而且思路繁乱,略带流水账性质。

沈阳

沈阳是我读书时候呆着的城市。在这以前,其实没有大面积接触过北方人(所谓“北方人”其实有诸多定义,比如以长江为分界线的,以秦岭淮河为分界线的,而我一直以黄河作为分界中国南北的标志),但是这一次算是一步登天到东北。沈阳这座城市很漂亮,但是因为留有重工业化的痕迹,空气不算干净。我在沈阳第一次接触了各色烧烤(小时候我哪接触过这东西啊),烤肉、烤蔬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