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回眸

十七岁回眸 过生日那天,老爸对我说,写点东西吧,纪念你的十七岁。我只是嗯啊嗯地答应,恐怕写出来的,又是一种样子了。

凯恩总是握紧我的手说啊哈怎么又泡在墨水里啦可别写疯掉啊,他的手很凉,但每次我的手都会被他握得热热的。米米也会轻轻握着我的手告诉我可得分清现实和梦境啊,她的手也很凉,我却能感受到她温暖的血液在流动。

噢/孩子,我感受到了/你的爱啊你的爱

噢/孩子,你是否听见/我的歌啊我的歌

十岁寒假,生活折出褶

[......]阅读全文

分享到:

声音

声音 就在昏暗的吧台边,米米逆着微弱的灯光向我走来的时候,我仿佛听见了生命变幻的声音。她用无比忧伤的声音说:也许,我可以帮帮你们。凯恩仍然固执地低着头,玩弄着手中的鼓槌,但是牛仔已经停止了投入的演奏,用手指抹出了一串轻快的音符。我拿下背在身上的电贝司给她,用惊异的眼光迎接这个陌生而简单的访客。

一周以后,我确信米米已经成为我们之中的一员了。她的声音并不纯净,但是忧伤得足以令人落泪,她的贝司弹得哀凄而空

[......]阅读全文

分享到:

激情·飞扬·飘零的时光

激情·飞扬·飘零的时光 (片断,零星杂乱的片断,来自Kelly和我的文字)

A. 本人:

运动会举行的时候,我望望热情饱满尖叫的学弟学妹们,忽然感到一丝倦意。我们总是期盼明天,池田大作说“太阳每天都不辞辛劳地升起”。梦想凝成的那一刻总显得晶莹诱人,然后时光把它打磨上岁月的斑纹,梦想便模糊了。渐渐的。其实,我们还可以有很多不错的理由,作为蒙上伤口掩盖疤痕的纱巾,不是吗?米米走到我身边:其实我们也和他们一样快乐美丽啊,只是

[......]阅读全文

分享到:

灯 哦,孩子/谢谢你送的一盏灯/它燃在我的歌声/寂寞变得困顿/我站在微暗的礁石边,思绪翻腾

米米送我一盏床灯,它燃在每个梦境中,我在沉思中转过身,微笑的气息仿佛还在空气里舞蹈;我伸出手,身影就冷冷地灭了。灯。只有灯啊。还在床头。

和米米去看日出。朝霞、海浪、飘发,以及打湿的脚丫。我们站在涌来的潮水跟前,悄悄地歌唱,太阳从酣睡中醒来,光线还带着时光积尘的木香。

可是画面碎掉了,我的手里只有一叠卷子。而

[......]阅读全文

分享到:

年末的回想

年末的回想 又是一个年末了,我斜侧着身体,微微仰起头想。

不知不觉中过了奇怪的二十个年头,可是,现在的我,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吗?和大多数孩子一样,我们总是向前看,然后,过分地向前看。一个学期一个学期的期待,一个岁末一个岁末的祈祷,呵呵,我从没有对自己说过放弃,对吗?

小时候会觉得上大学真的很神奇,也很神气,可惜我总是一个习惯于在现实的世界里幻想的人。我来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世界,踩踩积满落叶的地面,嗯,真厚实

[......]阅读全文

分享到:

沉睡

沉睡 米米说,这是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世界。

所以米米总是能顺利地活着。

可我并不这么认为。

于是我碰壁,我受伤,然后习惯性地等待米米急切出现,包扎伤口。我说,嗨,米米,一点都不疼,真的。

有时候我想到米米关切的眼神,就决定再受一次伤。米米说我的性格是可悲的,混乱而充满矛盾。我想到了剑心,可是他只是矛盾,生活却很清晰,并且我相信阿巴才是真正适合剑心的女人,因为她一样充满矛盾。

我把这些想法告诉米米,她

[......]阅读全文

分享到:

白桦林

白桦林 在这个尘埃喧嚣书香墨彩的世界里,时光已经习惯冷漠,游走穿梭中,成熟得很快,衰老得更快。于是在岁月翻书换页的沧桑中,在思绪流淌变幻的阴影下,甚至在同龄人举手投足间双眸掠过的一丝阴影里,我都能从那个记忆角落的抽屉里翻出九十年代的相片来。从相片上我找得到已经陈旧积尘的逝水流年,那个属于我们白衣飘飘的九十年代。

我似乎始终想不明白校园民谣衰落的原因,每当朴树《白桦林》响起,我就感到思潮迭起,悲伤四溢。校

[......]阅读全文

分享到:

爱上一个和米米一起书写的童话

爱上一个和米米一起书写的童话 A.

米米归来了。

我可以不再在伤感的音乐里哭泣,我可以不再在孤独的文字中迷失,我想。

我焦急地站在世界的巅峰眺望微曦的地平线,我的剑、我的歌、我的故事、我的梦想,还有我曾经书写的传奇,顷刻间凝固在心里面那片柔软的角落。我轻轻闭上眼,静静享受小小英勇和小小痴情所带来的奇妙知足之乐。当我看见米米流淌的笑靥,听见米米爽朗的笑声,感受米米快乐的心跳,我已经不清楚是什么时候被这个可爱的精灵所征服了。

[......]阅读全文

分享到:

Preview on Fee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