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总结

summary

一周前才家人送上飞机回国过年,这两个月要一个人安安静静呆着了,就从写一点东西回顾这个过去的2017开始吧。

健康

我总是把健康放在首位。就像我之前写的,健康是一个拥有它的时候不会注意到它的东西。Crohn’s Disease时不时回来找我,但是总的来说,仅仅急性地比较严重地犯了一次,其它都还可控,比2016年好;抑郁症的问题也基本得到控制,虽然有时候还会头晕,特别是天气不好的时候,这也比2016年好。除了药物以外,时间越长我越能够理解自己的身体,总的来说我已经很满意了。当然,要是没有一个比较好的状态,我也没有办法完成面试求职这些事情。

孩子出生以后,爬山的次数明显不如[……]阅读全文

再谈谈工程师

IMG_1989昨天去参加了一个公司内的expo,大致就是以团队为单位组织起来,做广告,招呼各种工程师去看,有团队介绍,产品介绍,技术介绍;有披萨、啤酒和零食;也有一些填方格的活动供参与和纪念衫可以领取。我们组也大张旗鼓地伴着各种搞笑的口号和宣传材料上阵了。挺有趣的一件事情,也是很有工程师文化的事情。

以前谈过不少关于工程师的话题,比如这个这个这个,今天想再谈谈。

其实自我工作以来,软件工程师这个职位变化很大,无论是职责、技术、待遇,但是不变的是,我看到优秀的工程师至始至终非常抢手,而且需求量很大。不扯没用的,任何行业优秀的角色都受欢迎,但是就我熟悉的IT公司来说,软件工程师始终处于特别的存在。

  • 需要做一个产品

[……]阅读全文

克罗恩病

这是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

大概是去年我被诊断出克罗恩病的,要说以前,大概只是大概知道它是什么,我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名词而已吧。

去年9月份的时候,吃完虾以后,突然感到恶心腹痛,吐了又吐,难以忍受。实在没招了,凌晨的时候,我老婆开车把我送去邻近医院急诊。CT显示小肠末端处于发炎状态,有严重的狭窄,因此食物下不去。为这事儿住了两天院观察,做了一堆检查,严格禁食,等到炎症缓和一些,就出院了,但是医生告诉我,但愿只是病毒引起,也可能是别的疾病,但必须去完善肠镜。

一个月以后,除了巨额账单,肠镜的结果更令人失望,除了小肠末端狭窄依然存在以外,活检发现一些肠壁的损伤,包括[……]阅读全文

写在孩子出生以后

IMG_0038 最近这一年可谓五味陈杂,各种起伏波动陆陆续续袭来,有时候感到生活艰辛,身心疲惫。就在一周前,也就是11月8号的时候,我们的孩子Lucas诞生了。整个降临过程持续了一昼夜,也折磨了他妈妈24个小时。好在最后母子平安健康。古人说,三十而立,而在30岁这一年同时也做了爸爸,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以往总在说成长,现在要说成熟,有了孩子以后,有许多生活上的琐事需要去做,而教育更是一个无比重要神圣的事情。我相信会多一些欢声笑语,也会多不少困难烦恼。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人生旅途上的重要节点,我也开始思考一些过去不曾思考的问题。我想用朴素的文字,记录一点内心的感受。

对Lucas的祝愿

IMG_0052 在微信朋友圈里

[……]阅读全文

亲历美国医疗

medication

一直想写稍微写一点关于美国医疗的体验,因为看到过不少报道,也包括很多鸡汤文,都是失实的。

医生有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之分。家庭医生(primary care)又叫全科医生,会更密切地跟进你的身体健康状况,什么健康问题都可以寻求他们的帮助,也包括一年一度的体检。一般病人或选择和固定的一个满意的家庭医生,这样熟悉以后双方都对彼此有印象,了解情况会帮助沟通。通常,他们也只是直接解决比较小的问题,大的问题或者疑难病症他们会写推荐信给专科医生。有的保险要求必须有推荐信才可以见专科医生。但是我的保险可以直接预约大部分专科医生,但是,有的专科,比如过敏科就要求必须有推荐信。通常情况下,医院里很安静,基本上医

[……]阅读全文

历史,科学,还有艺术

history

学理的人要读一读历史。

遗憾的是,每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狭义地认为我在讲政治的历史,世界史或者中国史,就如同历史课本里那样。关于这一点,也是时常让我觉得悲哀的地方。我们看到的那么多纪念馆和青铜像,大多是那些因为在政治舞台历史烙印深刻的人物,其次就是久远以前的大文豪们。看看近现代的科学领域、艺术领域、文学领域,这些科学家、艺术家和文人,不知道在年轻人心中有多少分量。仿佛一定要有这样一个英雄,带领一票人闹革命,打下江山,战胜强寇,治理国家,才算伟人;要不就是草根发迹,辗转商海,勇猛创业,才称了不起。剩下的,仿佛只有娱乐明星,甚至网红这样的角色才能引得谈资和热议。

如果我问,能不能说出

[……]阅读全文

三百篇文字纪念

mem 光是放在blog上面的文字,已经超过三百篇。我觉得哪怕是在工地拉砖头,也应该是时候直起腰回头瞅瞅了。所以就有了此文,但是和十多年前的我不同的是,我应该不会发很多牢骚,而另一方面,我也不像是个理性到每逢这种时候都要摆一大迭数据出来说事儿的人。所以,大概还是扯扯东、扯扯西,这篇纪念就过去了。这当中该用力地记到脑子里的,会慢慢沉淀下来。

宏观地且从粗暴的统计来看,大概两年前的我,那个时候是最能写的。那段时间无论往前数还是往后数,生活或工作的繁忙程度都要增加许多,这无疑影响了我做这些笔头事情的效率。

最近可能是年纪增长的关系,我不断在思考一件事情,到底做点什么才是最值得的。我不是什么特别有规划的人,

[……]阅读全文

一点美中医疗的对比

med 最近耳道感染,左耳朵又堵又疼,在美国几次就医,本人虽非医学专业出身,但从局外人的角度,想到和国内那些求医的历史,还是有一些比较可言。

首先对于医生的划分,国内基本上就是根据科室来完成,一个医生在一个科室,时间久了,经验丰富,遂成为出名的医生。好处在于医生更能够专精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专科阅历容易积累。而看看许多国内的专家,有大量的机会见各种各样奇怪的病人,并且手术的机会也会非常多,因此我猜测经验会更加丰富。但不足之处在于,对于病人来说,疾病往往是复杂性全身性的,可能对要挂哪个科室并不清楚,即便到求医中后期,都有可能面临多科室一同合作的情况,这些情形都容易导致耽搁病情。

而美国的医疗体系,

[……]阅读全文

生活的鱼和熊掌

f-b 前方鸡汤高能预警。

读书的时候,曾经听到这样的说法,最近几个月,则又听到了两三次,人生选择论,鱼和熊掌说,或者生活跷跷板理论。跷跷板的特点就是,一头摁下去,另一头就起来。本人向来鄙视鸡汤,不过这个理论还是比较赞同的,看来今天破一次例。选择了A,就失去了B;选择了B,就无法得到A。所谓鱼和熊掌无法兼得便是如此。

生活总会值得吐槽

毕业后在南京工作的时候,觉得气候还算过得去,吴侬软语听起来也顺耳,但是地方实在是太小了,很不甘心在这个小地方一直耗下去;到了北京,确实见了世面,确实是我所说的“更大的盒子”,但是又觉得环境太过糟糕,交通无法忍受;现在来到西雅图,平日里吐槽

[……]阅读全文

浮躁

fickle

最开始是想写一篇2014年总结的,就像《2013年特别回顾》《2012年回顾和2013年计划》一样,2014年我的生活变动如此之大。但是转念一想,一年下来,回忆中可称得上大事的有那么几条,对于新一年的期冀也历历可数,都深深地刻在脑海里面,并不需要单独列成一篇文字,即便需要,微博这样的速食媒介就足够了。但是这其中,有一点我希望做得更好,概括起来,就是希望在2015年可以尽量远离浮躁,静下心来做事,经营好生活。正好最近这一个月来卧床时间占了大头,就有充分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人一直处在忙碌之时是很难有思考的。尤其是深入的思考需要停下来足够的时间,不是休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这样的情形,而是至少

[……]阅读全文

病中记录

healthy

最近没怎么更新blog,一个重要原因是养病,说是养病,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一肛瘘。上周末做了肛瘘手术,我才彻底明白,不管这病是大是小,遭的罪真可谓噩梦一般。

去年下半年,我就触及屁股上起了包,想起来体质关系,小时候也长过好多次脓肿,尤其是在06年还去医院做过一次脓肿的切开排脓。所以自然没有太过在意,随着时间推移,到年末的时候脓肿愈发增大,并且从肛门左边扩散到了右边,疼得厉害,直到一天晚上发烧了。于是第二天去朝阳医院就诊,大夫给看了以后说,先用抗生素输液,看能不能压下去。一周输液以后,感觉肿块消退,我也没有过多在意。

今年4月份,脓肿又来了,而且还是原来的位置,这一波似乎更加凶猛。无奈我又

[……]阅读全文

再谈兴趣

interest

去年年初回家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兴趣的力量》,如今我想续上这个话题,说说关于我自己和“兴趣”有关的故事。

写东西

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形成的个性也不相同。有一些朋友说我很能写,其实,这大多源于最初的兴趣。在读书时代,我每周写的文字量不固定,但是不定期可以经常达到一万字以上,我不是要和任何人比较,也没有目的去做这样的统计,达到这样的要求。但结果就是,我写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文字,我把我写的一些内容摞起来放在家里的书柜里。那些文字记录了我很多有趣的回忆。小学的时候是父亲规定我写文章,我有时自己也写一些小东西,但是多数文字并非自愿。这大概可以算兴趣最初的培养阶段。

[……]阅读全文

感悟

dream

在去年《行动、眼界和体验》这篇文章里面,我说出了一些感触,我还说,南京是个小盒子,北京是个大盒子,我肯定还会寻找更多颜色和其他风格的盒子。接着就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面,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马云说过差不多这样一句话,年轻人总是喜欢变化的,要不然什么事情都论资排辈了,自然轮不到年轻人。毕业以后,南京的生活最安定和规律,北京给我带来足够的大都市气息,我工作、娱乐,并且享受大城市的便捷,却离家越来越远了。亲戚看起来我颠沛流离,难得回家,但是其实我还是过得踏实。但是今天掰指头算算,离开北京四个月时间,从工作到生活都趋于平静,我已经在异国他乡安顿定居下来了,人生的经历和体验,可谓有深浅、有浓淡,无疑

[……]阅读全文

十年——时光君,走慢点

先说明,这是没有什么营养,但是废话也很少的看图说话。如果你和我一辈人,也许非常清楚我说的这些事,贴的这些图。

陈奕迅的《十年》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老友记》的十年

从青涩的脸庞:

friends1

到成熟的面孔:

friends2

后来也看了不少情景喜剧。但是老友记的地位,如同经典,无法超越。不久前看到Joey和Chandler的重聚,唏嘘不已。

《暗黑破坏神》的十年

从无法超越的

[……]阅读全文

西雅图第一周

IMG_20140516_061844 上周四才到的西雅图,这两周日程排得很满,一直抽不出时间来写点东西,终于赶上一个周末,得以稍作整理。下周开始,生活应该可以渐渐进入正轨,在此以前,我还是写写缺乏营养的流水账吧。

下飞机后住进临时的apartment,第一天一直睡到下午三点半,我醒来的时候还在考虑是不是赶不上8、9点钟的早饭了,在睡意中看了一眼时钟,吓得顿时清醒了。这一觉让我后悔好一阵子,生物钟彻底混乱了,时差倒得乱七八糟,白天不困,晚上还睡不着,头昏脑涨,折腾了五、六天才好。我好几年前,读书的时候,有过不少失眠的经历,我总是有这样的体会,有很多东西就像睡眠一样,平时感觉不到,但是失去了才觉得拥有它也是幸福的。

在西雅图的生

[……]阅读全文

北漂两年来的思考

beijing

最近需要处理很多搬家的事情,比较忙碌,但就在这快要离开北京的日子里面,也腾出不少零散的思考时间,考虑的问题杂七杂八,远远谈不上系统性。人总是要在大的变化来临的时候产生感怀的情绪,有更深的话题可谈,这也是为什么文人也需要体验和历练。这篇文字(只算文字,算不得完完整整的文章)我简单和零散地记述一下我来北京以后对于生活的一些思考,和以前的自己观念上有所不同的地方。

勤奋

中国人是普遍讲求勤勉、忠诚以及低调的。对于世界普遍对于中国人的认识,也往往带有这样的标签。我也曾经大致赞同这样的品质,但是很多观念的理解认识都和眼界有关系,这样的观念也在变化。最明显的就是,勤勉未必总是一件好事。

熟悉我的

[……]阅读全文

2013年特别回顾

2014 技术关键词

数据可视化 / TP99 / 接口设计 / Hadoop / Spring MVC / 爬虫 / AWS service / 技术选型 / 对思考的思考 / 校园招聘 / Memcached / Mac / 数学和工程 / 技术和生活

丢失的宝贝

  • RSS阅读的好习惯;
  • 持续稳定的郊外运动;
  • 经常练习的做菜技巧。

持有和新得到的宝贝

  • 又一年坚持思考与博客写作;
  • 有计划地旅行
  • 英文能力;
  • 无节操的低智商狗一枚;
  • 看了一些书
  • 明显减少了糖的摄取。

几个难忘的瞬间

  • 来到长滩岛,见到Puka海滩的那一刻;
  • 不断思考和讨论,接口设计迭代改进;
  • 几次回老家;
  • 技术选型的调查和讨论;

[……]阅读全文

工程师的生活

life我忽然很好奇,想知道其他软件工程师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人永远都没有活在别人心中的形象那么绚烂,生活中总有无数烂事烦事需要处理,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享受生活的方式。逛了逛了各式技术博客和论坛,我发现大家似乎都太严肃了,太谦逊了,太学术了。做软件本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这些帖子和文章无非就包括这么几种:

  • 技术文章,不解释,这部分当然是大头,虽然技术文章普遍不受欢迎;
  • 牢骚,喵了个咪的薪水低啊,呜了个汪的加班苦啊;
  • 心灵鸡汤,要励志、要发奋、要改变世界;
  • 长者语气教育后辈,“给刚入职的程序员们的警示”;
  • 无聊的纷争,Linux就是比Windows牛逼

[……]阅读全文

小诗一首

libai 早上读到这条微博

当年论剑天山麓,一举成名处
青虹出鞘试锋芒,敢叫星辰暗淡月无光
而今历尽风尘闹,隐退江湖道
松涛林海意从容,不向行云流水问花红

烟客淘大湿回复道:

曾是少年多意气,
凡尘识尽亦悠然。
浮生何为虚名累,
断剑拿来换酒钱。

另一位子柳大湿也回复(唐伯虎的诗):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须花下眠。
花前花后日复日,
酒醉酒醒年复年。

我觉得我也凑个热闹吧:

文墨岂识少年志,纸醉笔醒意阑珊。
花月诗文键盘翅,亦思亦梦程序员。
深居远行寂寥戏,修节积跬待涅槃。
待日终吁事成气,乐享创世自在言。

—&mdas

[……]阅读全文

2012年回顾和2013年计划

2013 2012年,我来到北京Amazon工作,接受互联网的新挑战,感受不一样的企业文化。在这个过程中,长了一些见识,结识了一大帮人,有一部分观念发生了改变。

  1. 终于得以进入互联网行业,同时,能够在北京这个软件氛围浓厚的大城市工作,增长见识。而且,学到了一些新技术,这也是我当初选择新挑战的一个原因。
  2. 从民企到外企,两家企业文化鲜明的公司,两种特异的文化风格,给我带来认识上和眼界上的冲击是巨大的。在其中,结识了一票性格鲜明的牛人,我会更多地思考怎样才能建立一支优秀的团队。
  3. 把我的博客固定在独立域名的站点上了。这是一种和更多人交流的途径,但是更多情况下,是写给自己看的。对于这个平台的自由度,我很满意,我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