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懂业务有多重要?

Image result for complex程序员懂业务有多重要?印象中我从来都说,“很重要”这句没有营养的废话。在许多项目中,业务才是真正驱使价值兑现(冠冕堂皇的说法,基本上意思就是“赚钱”)的法宝,而技术实际上有诸多选择,选择某一项并无太大区别。可是,老实说,下意识地,在技术和业务难以两全其美的时候,我还是倾向于选择那些从技术角度更有趣,但是业务上显得没“那么”重要的项目。我不讳认这一点,但是随着这些年的经验积累,或者说经历的项目的洗礼,业务的分量已经越来越大了。

在华为的时候,我做过一些杂七杂八的项目,其中最大的一个项目是一个大型的电信门户网站,由于我参与的是基线版本的研发,定制业务少,变态需求少,扩展性、性能、可维护性这些技术层面

[……]阅读全文

关于国内程序员肉身翻墙

Image result for 翻墙本来是没有倾向谈论这个话题的,但是最近邮件或者微信问我这个问题的国内程序员朋友很多,我在这里一并介绍一下,也算作简单的解答。同样的问题就直接参阅即可。事实上,我很乐意收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也包括肉身翻墙这样的话题,混熟了的话瞎扯也开心。但是也请大家注意一点礼貌,有好几次有程序员没头没脑地微信上跳出来问问题,然而话都说不清楚,或者连个招呼也不会打,更有甚者二话不说直接把 log 贴过来让我看问题,实在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有些我回复了,有些我实在是不想回复了。另外,具体的问题我比较好解答,像有不少人问我,“你觉得美国怎么样?”,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具体问题还是邮件沟通更合适,我答复起来也更舒服,微信 [……] 阅读全文

再见,亚马逊时光

IMG_6884 新入职 Oracle 已经超过一周了,但是一直没敢下笔,写一点东西纪念将近 6 年的亚马逊时光,总有惶恐的感觉。现在觉得不能再拖了,文字不在多寡,仿佛一种仪式,把整个亚马逊的经历画上句号。离开老东家的时候,往往是喜忧参半的,并且难免对前任颇有微词。在我离开华为的时候,便是如此,多为感怀和想念,但是诚实地说,也有一些厌烦的情绪,于是有释放之后的舒坦。这其中的缘由,我在以前的文中写到过。但是离开亚马逊,我却仿佛不再有这些负面的情绪,除了感伤和怀念,便是感激。要说明的是,如今亚马逊的股票直往上蹿,它却远非完美,也有诸多令人遗憾的风言风语。我觉得它在某些方面可以被称为“美国的华为”,做企业的成就自不必说,但是

[……]阅读全文

职业生涯下一站

career

水文一篇。

在亚马逊已经呆了五年多了,想起 第一次换工作 的情形仿佛还历历在目。如今,就在我还有半年多就将迎来我第十个工作的年头,经历了 骑驴找马的面试 ,不久我将迎来第二次职业生涯的重大变更,下一站:Oracle,Bare Metal Cloud 组。

我的工作经历,可以用多样来形容,也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其中的原因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客观的原因是项目和团队的需要,本来工程师团队如同资源池,就是要去解决不同的问题,这些问题是由当时的境况和市场决定的。主观的原因是,我本来就是一个领域涉猎相对广泛的程序员,而且兴趣三年两头自己都弄不清楚,有时候这未必是好事,但是这也让我得以尝试各种风格的项目和

[……]阅读全文

关于中国的学校教育,我的几点杂乱的看法

来美国工作生活已经三年了,早就过了适应期,一些酸甜苦辣也尝到了。经常和同事讨论各个国家的趣事,经常涉及到的话题是教育。事实上这也是个敏感话题,而且似乎是个永久热门的话题。我不想扯得太远,只想表达对于国内学校的课程教育,我的其中几个观点。

英语从高考中撤走?

众所周知,国内的应试教育决定了,如果高考不考,基本上课程就和放松之用的选修课差不多。无数的父辈都教育我们要把英语学好,可是每当我们跟上问一句“为什么”的时候,除了“高考要考”之外,并没有什么强有力的理由,在耳边来回倒腾的无非是“要和外国人对话”啊,“中国要国际化”啊云云自己都不太相信的鬼话。这就好像很多家长要逼着小孩子学琴一样,[……] 阅读全文

从工具使用的痛苦说开去

painful

是因为最近团队里的数据分析师(data analyst)向我抱怨,为了分析数据,要跑 job,要执行 pipeline,要用 Spark 来算结果,但是期间遇到各种问题,虽然我们一起研究问题的解决方法,但是依然非常耗时而且令人沮丧。这些问题大多并非数据本身的问题,而是工程问题。换言之,我认为数据分析师的价值在于数据思维,他们有我们软件工程师不具备的数据敏感性,他们能从海量的数据中获得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如今他们却陷入了因为工具问题而导致才华无法施展的境地,确实令人叹息。而工具的问题,正是应该由软件工程师来解决的。

上班同车的同事 Kai 和我说,现在和几年前不同的是,“全民 dev 化”了。除了上面说的数据

[……]阅读全文

副业?副业才有趣,才精彩

think

搞副业是要花时间精力的。但是副业的好处在于,不用担心饭碗的问题,不用担心赚钱的问题,一心一意把爱好实践好就好了。开心就多做,不开心了就少做。我觉得只有拥有足够的选择权,人生才能称得上“自由”。我计划今年继续把文章写好,把琴谈好,尽量多去短途旅行,继续追曼联的比赛,争取一场不落。对于这些纷繁复杂的“副业”,只要身体健康,我一点都不觉得疲倦。

听到过这样一种说法,你不是 xx 领域内的专家/权威,就不要发表这一方面的观点。或者用反问句式,你有什么资格 xxx。这种万事巨高门槛的风格,扼杀了一批本来有兴趣在这一方面发表见解和热烈讨论的人。最终,这帮人自己最后也不怎么样,因为他们够哪一方面的门槛都够不上,

[……]阅读全文

历史,科学,还有艺术

history

学理的人要读一读历史。

遗憾的是,每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狭义地认为我在讲政治的历史,世界史或者中国史,就如同历史课本里那样。关于这一点,也是时常让我觉得悲哀的地方。我们看到的那么多纪念馆和青铜像,大多是那些因为在政治舞台历史烙印深刻的人物,其次就是久远以前的大文豪们。看看近现代的科学领域、艺术领域、文学领域,这些科学家、艺术家和文人,不知道在年轻人心中有多少分量。仿佛一定要有这样一个英雄,带领一票人闹革命,打下江山,战胜强寇,治理国家,才算伟人;要不就是草根发迹,辗转商海,勇猛创业,才称了不起。剩下的,仿佛只有娱乐明星,甚至网红这样的角色才能引得谈资和热议。

如果我问,能不能说出

[……]阅读全文

“残酷”的事实

crazy

下面这些文字来自我在知乎的回答:“在真实工作中的编程是怎么样的,与学校里有什么不同?”

入行愉快。

首先,一言以蔽之,用两个字来概括,就是“残酷”,但是,好在是加引号的。有的不但残酷,还很无奈;有的则是在残酷的同时,还很有趣。搞工程和学校里的象牙塔大不相同,这也许老早就知道,但是绝对不是七八年前我想象的模样。你可以把它当成我没睡醒的呓语,也可以当成我喝多的胡话,或者是心情太差的时候写的吐槽檄文。反正,它们就在那里,事实就在那里。

总的来说,学校里面编程,或者在工作之余编程,是很有趣的,没有 manager 给你各种压力,也没有各种大神(比如 TMP、PM、SE 等等我都搞不清楚干嘛的职位)给你指点

[……]阅读全文

七年工作,几个故事

journey

从毕业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七个年头,年头虽然不久,但是回过头来看看那些经历的好的坏的有趣的扯淡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总结。所有人都会或多或少走弯路,本来成长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想起来会感叹,有时候会唏嘘,有时候会一笑而过。我的前一半时间是在华为,这段时间留给我很多回忆(比如 这几个瞬间);后半时间在亚马逊,也给了我不少感慨的机会。下面这些故事都是我经历的真真实实的事,有的事情已经过去好久,但我不想把它永远尘封。也许你和我在某些方面,会有共同的体会。

在我说这些故事前,或者说,吐这些槽前,我想说这样三个观点。

首先,为自己工作。

不是为父母,不是为同事,不是为公司,[……] 阅读全文

换组

group

最近在忙于公司内部换组的事情,在亚马逊等等很多公司都有这样的政策文化,就是,如果你在这一个组工作一年以后,并且绩效不太差的话,都可以自己去寻找觉得喜欢的团队加入。我在当前的这个大组干了两年多了,经历了一些成败和风波,我觉得是时候离开去寻找一个更合我胃口的团队了,增加阅历和体验,当然,也肯定是新的挑战。在思考自己的职业未来的时候,其实是有不少选项的。大约是最近这一年,我越来越感觉到,在 Amazon 工作,那么多内容里面,最有价值的大概是数据,我寻找的下一站,也是想多参与和大数据更紧密的工作。如果说以前我的工作更像是一个 full stack engineer 的话,接下去一段时间,我要更多地和数据、

[……]阅读全文

再谈程序员学英语

english

2012 年的时候,我曾经写了一篇 《程序员学英语》,总结了一些我对于英语学习的看法,包括为什么英语对于程序员来说如此重要,还有一些自己总结的英语学习的方法。时过境迁,在西雅图待了半年多了,于是在这些内容基础上,我现在有了一些新感触,以 tips 的记录在这里,希望对于像我这样对于英语学习天赋平平的程序员来说有所帮助。

先说明一点,通常情况下我不太赞同高强度的语言训练,譬如连续地花时间背诵红宝书,我没有 GRE 的迫切压力,自然也不会像那些莘莘学子一样花数周的时间反复强力地背诵和巩固红宝书词汇。当然,话说回来,这可能还是最佳的单词记忆方式,因为可以做到高密度的反复。在一周内记诵的词汇得到反复,比每天零零

[……]阅读全文

所谓历史

cat 不久前看到 这样一条微博

赫胥黎的鸟,薛定谔的猫,达尔文的猴子学人叫;孟德尔的豌豆,巴甫洛夫的狗,巴斯德的汤里还有肉;爱迪生的灯泡,马可尼的电报,奥本海默扔了个小摔炮;伽利略的铁球,安培的电流,牛顿被苹果砸破头;阿基米德的澡,门捷列夫的表,居里夫人的老公是根草……

下面有不少有才的人回复,比如这个 数学版本 的:

高斯想的招,欧拉走的桥,笛卡尔盯着蜘蛛想坐标;费马的页边,庞加莱的球面,希尔伯特开起了无穷旅店;黎曼的猜想,阿贝尔的交换,麦比乌斯转出了单面环;伽罗瓦的剑,伯努利的摆线,罗素先生在诡辩;毕达哥拉斯的黄金,克莱因的瓶,莱布尼茨挖出了八卦经…

我忽然想起了以前学习的名人轶事和历史。

[……]阅读全文

谈谈选择

direction

前些天聊天聊起我的高中同学,现在大部分已经不再联系,但个别几个还常有通讯往来。不同的年龄阶段的回忆总是给我不同的印象,但是像高中时期这样每天忙于学业压力的时候也不多。我从刚接触物理和化学开始,我就对这两门课充满了兴趣。中学六年对于物理和化学的偏爱,应该说也是算同龄人中很少见的了。刷题、培训、搞竞赛…… 令我印象深刻的尤其是暑假,在大部分孩子都可以痛快地玩乐的时间,我还总是要参加物理或者化学的夏令营。现在如果翻出那个时候做题或者上课记录的笔记本,还是觉得遗憾,没有一直在这个爱好更加专注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而如今,我有好几个那时候的同学至少到现在,更接近我那个时候的理想

[……]阅读全文

Hackweek 几点感受

hackweek

最近参加了 Amazon Forecasting 的 Hackweek,大致就是给你一周的时间,你可以找一个感兴趣的项目,找几个人组个队,然后把想法实现出来。从整个项目来看,虽然时间只有一周,但是安排得满满当当,基本上把最初的想法实现出来了。趁着新鲜劲儿,我简单记录一些概况和感受:

  • 我们组做的项目是去互联网上把热门的事件(比如 Google 的 Hot Trends)扒拉下来,然后根据事件的各种属性(包括媒体新闻的内容),和 Amazon 卖的产品匹配起来,即找出最近发生的大事会影响到哪些产品的销量,接着通知相关的用户。这里的用户一般都是库房经理,在得到这样的消息以后可以采取相应的行动,避免因为热

[……]阅读全文

再谈兴趣

interest

去年年初回家的时候,我写了一篇 《兴趣的力量》,如今我想续上这个话题,说说关于我自己和“ 兴趣” 有关的故事。

写东西

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形成的个性也不相同。有一些朋友说我很能写,其实,这大多源于最初的兴趣。在读书时代,我每周写的文字量不固定,但是不定期可以经常达到一万字以上,我不是要和任何人比较,也没有目的去做这样的统计,达到这样的要求。但结果就是,我写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文字,我把我写的一些内容摞起来放在家里的书柜里。那些文字记录了我很多有趣的回忆。小学的时候是父亲规定我写文章,我有时自己也写一些小东西,但是多数文字并非自愿。这大概可以算兴趣最初的培养阶段。

[……]阅读全文

北漂两年来的思考

beijing

最近需要处理很多搬家的事情,比较忙碌,但就在这快要离开北京的日子里面,也腾出不少零散的思考时间,考虑的问题杂七杂八,远远谈不上系统性。人总是要在大的变化来临的时候产生感怀的情绪,有更深的话题可谈,这也是为什么文人也需要体验和历练。这篇文字(只算文字,算不得完完整整的文章)我简单和零散地记述一下我来北京以后对于生活的一些思考,和以前的自己观念上有所不同的地方。

勤奋

中国人是普遍讲求勤勉、忠诚以及低调的。对于世界普遍对于中国人的认识,也往往带有这样的标签。我也曾经大致赞同这样的品质,但是很多观念的理解认识都和眼界有关系,这样的观念也在变化。最明显的就是,勤勉未必总是一件好事。

熟悉我的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坚持写博客(续)

blog

大概在两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我为什么坚持写博客》,随着阅历增长,想法是在不断变化的。我想在这里补充一些内容。

一个坚持更新的博客站点就是最好的名片

很多有个人独立博客的人都有这个观点,对于工程师来说尤其如此。我记得以前看过一幅漫画,工程师和 HR 阅读简历的价值杠杆大不相同,GitHub 上丰富的记录、一个高分的 stackoverflow 账号,还有一个独立域名博客,这些都是具有相当加分项的部分。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 你甚至都不需要自己拿出名片来,不需要自己在简历里面啰啰嗦嗦还生怕遗漏了什么,很简单,拿出你的博客站点来 ,一切尽在其中。你没有办法作弊,也没有办法撒谎,因为其中的文章全部都是按

[……]阅读全文

谈谈足球青训、中国教育以及工程师培养

bacelona

关于足球

我从 98 年世界杯就开始看球了,从最早国内的申花球迷,到后来长期看英超诸强的足球、西甲双雄的足球,我也算是一介有一点儿球龄的老球迷。一直以来我很想说一说关于足球青训的话题,今年在莫耶斯带领下的曼联,球踢得无比难看,比赛输得体无完肤,我觉得我找到了一个契机。比赛看得多了,也就不那么容易激动,看球更加理性。和许许多多竞技运动一样,你无法准确预测一场比赛的结果,但是长此以往的比赛分析下来,能看得到许多问题,孰强孰弱一目了然。虽说曼联的比赛我几乎一场不落,但是看看国内论坛上的帖子,骂战是从来都不可避免的,但是对弗格森的盲目的个人崇拜和神化已经到了一个简直无可救药的地步了。我相信很多曼联球

[……]阅读全文

不同团队的困惑

team

小 S 是一名新员工,他和很多踌躇满志的大学毕业生一样,实习+工作,他来到了一家非常对口自己爱好的公司,来到了一支温暖的 团队 A,这支 30 人的大团队由老员工和新员工混合组成,年龄结构复合,有男有女,有从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的程序员,做的视频编解码项目。整个项目组的成员都是视频编解码领域的能手或专家,最多的有 10 年的相关经验,也有几项专利,小 S 觉得这样的人应该很耐得住寂寞,有很深的造诣。

有一位导师手把手地带着他学习和进入项目,陪他一起吃饭,和他聊天,给了他公司内部通用的学习材料。于是他很快上手,最开始有一些疑惑,但是小 S 积极地去询问问题,导师和同事都很乐于帮助他,于是他进步很快。公司有一个专门帮

[……]阅读全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