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时代

差不多四年来第一次回国,感触颇深。中国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发展就像一个孩子的成长,如果每天都盯着看,没觉得有什么变化。但是如果稍稍离开一段时间,回头就发现巨大的变化。

互联网正在不断融入生活,其中最显著的变化,便是支付。

依然记得 2012 年初我刚到北京的时候,直到 2014 年离开,那些时间基本上还是现金走天下的年代。由于种种原因,老早就兴起的信用卡没有办法流行开来,大家还是习惯于装一兜子钞票,然后在各个不同的地方大票换小票花掉它们。

如今呢?当我结账的时候,被问到“微信还是支付宝?”,我弱弱地回了一句——“现金”,引来一阵哄笑。足以见得,那么短的时间,互联网已经占领了老百姓的支付战场。无论是预约、注册、缴费……到处都是微信或者支付宝的二维码。不是你扫商家,就是商家扫你。这个速度是如此之快,快到让仅仅离开那么一小段时间的我已经彻底沦落成土鳖一枚。

在这些在互联网潮水中嬉戏的芸芸众生,我认为我们这一小簇人是幸运的——我们同拥有美国和中国,这世界上两个最大的互联网国家的经历,而且不止是参与互联网发展的经历,更加上了建设互联网的经历。世界十大互联网企业,六个在美国,四个在中国。美国的苹果、Amazon、微软、Google、Facebook 和雅虎;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和京东(这个列表是去年的,今天可能已经有了变化)。难道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实吗?

由于多数外商过于自负、高傲和不接地气本土化,再加上众所周知的那堵墙,无论原因来自哪些方面,对于互联网企业的国家保护事实可谓水到渠成。这些天在阅读一些中国成功互联网企业的传记,我觉得与其单纯分析企业家和企业自身的成功因子,倒不如更关注这些年的互联网浪潮,淹没了一大批,也把一些气质出色的和出招各异的互联网企业捧到浪尖上。

我们也要看到,市场的规范性远远落后于其野蛮生长的进度,滞后的法律法规和孱弱执行的事实,让互联网本身正在遭受难以避开的阵痛。但是即便如此,成长的的力量无可阻挡地爆发了。如果你和我年龄相仿,也许记得在十几至二十年前,网速还是论多少 kb 的年代,那个需要连电话线接猫拨号的年代,那个几 M、十几 M 的东西要拿“网络蚂蚁”扒拉半天的年代,仿佛就在眼前。再看看如今的互联网世界,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在眼前。

这些天还去联通营业厅和银行网点办理业务。这些企业的效率和办事方式,低效而落后。比如我的国内后付费手机号在北京联通开户以后,必须回到北京的联通营业厅才能注销,对,不但要来到营业厅,还必须是北京的营业厅,否则连暂停服务保号都不行。这简直荒唐。再比如招商银行的一卡通挂失,由于是曾经的公积金卡,挂失后必须在 7~10 个工作日再来到招商银行的柜台取新卡,连邮寄都不支持,而招商银行的网点又只有大城市有(我的家在一个小镇),这就让挂失没有了可操作性。

于是又联想起那些支付的变革,像电信和银行这样传统的企业,又怎能和支付宝和微信这样的真正的互联网企业竞争呢?即便有各种扯淡的国企保护政策,它们依然从骨子里就落下了十条八条街了。

在几年前,我说过我为中国的基础建设感到自豪,如今又可以自豪地增加一个,它就是互联网。未来几年,互联网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我更希望能看到这些缺失的法律和规则可以慢慢补上,而那一堵让中国互联网某些部分无法互联的墙,可以慢慢倒掉。我相信我们这代人中,大多数人是愿意保留许多耐心的。

文章未经特殊标明皆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保持完整性并注明来源链接 《四火的唠叨》

939 次阅读

2 thoughts on “幸运的时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