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老梁事件发生之际

写在老梁事件发生之际一个我很喜欢的时评人,老梁(梁宏达)最近被封杀了。原因只是用质疑的语言评价了一些传统意义上的正面光辉形象,比如雷锋、焦裕禄等等。他的观点与官媒背道而驰,于是伟光正的广电总局终于无法忍受,封杀了他。事实上,他还没太敢触及更尖锐的话题,涉及更惊人的人物春秋。你我都明白,他是收着说话的,他是说好听话的,他还是尽量缓和地在歌功颂德中揭露一些丑恶。

  • 我记得最近一年来,我喜欢听这么几个人的评论或者脱口秀节目:
  • 罗辑思维的罗振宇,听他讲历史、讲社会问题挺有趣,生动而且视角独特,但是他不太讲尖锐的社会问题,不太讲当今国内的政治问题;
  • 大唐雷音寺的老梁,我最喜欢的地方在于,对于社会时事热点,能够用非常通俗和接地气的语言来解剖,观点鲜明犀利(能坚持到近期不被打压已是奇迹),涉猎极其广泛,对于体育方面则是相当有深度;
  • 晓说的高晓松,他涉足了四十多个国家,这点上当然不是盖的,见识广博,为理想而活,当然高晓松讲音乐才是最棒的;
  • 徐静波电台,听听一些日本趣事,有些话题挺生活化,营养价值可能相对其他这些小一些,路线更加正确一些;

其实还有一些其他人,但是不能算常听。最近同事推荐,我开始听一些别的媒体,就先不发表评论了。如果你有推荐,也不妨告诉我,一起讨论。

我一直觉得,媒体是统治阶级的喉舌,这是现代才逐渐有的概念,并且随之兴起的功用有数十种。可是本源上,媒体就应该是具备下面两个最最原始的职责和特性:

  • 通风报信——真实性,
  • 揭露评议——批判性。

可是现在呢?

我相信倒下的老梁,或者说暂时倒下的老梁,嗓门再大,历史长河中也只不过是诸多站在发声媒体行业一线的沧海一粟,历史总会把他忘记的。但是他背后,是无数知识分子的叹息。

对于广泛的社会问题,有志或曾经有志的知识分子,都有实践自己的理想的强烈愿望。最终我看到他们都走向了两个消极而无奈的结局:放弃,重新戴上面具说话办事;或者离开,到没有那么多束缚和禁锢的地方再说。

无论哪一种,理想的实践都变成了空谈。

想起了曾经的“莫谈国是”,仿佛觉得如今更甚之,现在莫谈的东西太多了,多到代表着民族的希望和未来的脊梁的知识分子,都只能安身立命地埋头“只得安心做学问”了。

于是觉得无比心痛。

罢了。知识分子还是懂得真相的,知识分子还是藏有态度的,知识分子也是明白心里的那杆秤,还有社会的那些高墙的,可是他们只能在风言风语的社会缝隙犄角中继续发发小小的牢骚,谁要说得大声一点,这些声音就会无比奇怪地消失掉。

毕竟,归根结底他们是社会软弱的群体之一。

我相信,知识分子依然在内心保留着那片纯洁的理想之水,只是要拿它去灌溉民众干涸的内心,去启迪朽化压抑千年的民智,去TMD,还是留给下一代人再说吧……

文章未经特殊标明皆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保持完整性并注明来源链接《四火的唠叨》

分享到:

2 comments

  1. owenliang 说道:

    一直在youtube听老梁,观点发人深省

  2. laixintao 说道:

    还是到墙外说,自由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view on Fee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