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 哦,孩子/谢谢你送的一盏灯/它燃在我的歌声/寂寞变得困顿/我站在微暗的礁石边,思绪翻腾

米米送我一盏床灯,它燃在每个梦境中,我在沉思中转过身,微笑的气息仿佛还在空气里舞蹈;我伸出手,身影就冷冷地灭了。灯。只有灯啊。还在床头。

和米米去看日出。朝霞、海浪、飘发,以及打湿的脚丫。我们站在涌来的潮水跟前,悄悄地歌唱,太阳从酣睡中醒来,光线还带着时光积尘的木香。

可是画面碎掉了,我的手里只有一叠卷子。而已。

还有一盏台灯。

凯恩送我台灯的时候,我正在老屋那盏25瓦的灯下埋头看漫画。然后台灯亮了,我惊讶地抬头,凯恩在身后骂道:你小子识相点,别傻不啦叽地眼睛就看坏了,给我好好活着。

忽然我似乎听见他的叫唤,于是抬起头来,拧亮台灯,继续做卷子。

后来和凯恩踢过皮球,打过架,砸过窗玻璃,放过别人车胎的气,那些事情在回首投足间飘散不定,我重新沉默。抬头无声。还好,灯未灭。

爱上天使的缺点/用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一眨眼/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我如此留恋/用一场烟火的表演/却相距/一光年

再次和米米相聚的时候,地点从空地变成了聊吧,暖暖的阳光,换作了昏暗冷清的顶灯。看见米米陌生地笑着出现,和凯恩静静地打招呼,我忽然觉得丢了什么;可是,是什么呢?

  哦,好像。是。一盏灯。我们只是静静地喝果汁和咖啡,说一些无关痛痒的客套话,雨声淹没我微微的叹息声。我感到莫名的悲伤,难道我们已经找不到那些往事流水的痕迹了,还是我们早就把灯弄丢了?

我几乎觉得无聊得想离开,沉闷的空气阻止了我。米米突然泼翻了果汁,扬眉,却又低头:我们都那么希望相聚,可为什么……是我们都长大了么?她的眼泪随果汁一点一点淌到地上,旁边的waiter吓得不敢做声。

凯恩闭上眼叹息,我一言不发,却想起了一首歌:

我从远方赶来相见/恰巧你们也留连人间/惊鸿般短暂/夏花般绚烂/划破双眼的瞬间/这是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夜晚,阳台。似乎四处的灯火与流淌的尘嚣都与我无关。我到底是麻木了,于最真挚的人,于嵌满岁月的故事。我又悄悄歌唱,可是只有一个寂寞的声音,于是清醒又迷茫地想起了那一叠卷子,走回房间去。聊吧的灯灭了,可是更多的灯亮起来,我仿佛感悟什么,却终究陷入卷子中去了。

不久,我收到了凯恩的信,他说:

我们总是后悔,我们总是有许多借口,但是时光改变的,只有脆弱的灵魂,和死于现实中的情感。米米说得对,我们无辜地伤害了自己和其他人,但与其说长大了,不如说变老了。彼此都学会感怀,懂得忧伤,然而忘了纯正的生活,也许是该抬起头找找弄丢的那盏灯的时候了。当我想起这些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因此只能希望你还不算太迟地清醒起来吧,告诉米米一切内心深处的共鸣,但愿还来得及。让我们彼此原谅吧。我们都说过的,一切之后还在一起呢。

我沉默良久,买了一枚发光的钥匙扣。生活再疲惫,那一簇灯光是绝不能灭的。忽然,我怔住了,因为米米的背影正倚在昏黄的路灯下,孤独而忧伤,我欣喜地走去,手中钥匙扣发出微弱而坚定的光来。还不算太迟,我想。

哦,孩子/世界都已走远/忧伤都已浮现/留下来陪我过冬/需要一点暖意/为我们的灯,发电

文章未经特殊标明皆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保持完整性并注明来源链接《四火的唠叨》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view on Fee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