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北大学的杂七杂八

在东北大学的杂七杂八 刚接到强行通知,说每个班级必须十篇稿件,摊派到学生头上,很遗憾茫然无措的我光荣入选了。说实话在学院待了也快三年,从一个入学军训诚惶诚恐的孩子,到如今习惯并且乐于静心其中的老油条(此处找不到恰当比喻),要说多大的经历没有,杂七杂八的感悟还是有不少的。

记得刚入学,远远望见东北大学四个字的大标语,我就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一连串关于独立和涉世的体验将逐渐地装入我不太清晰的脑海里。直至好心的志愿者同学们帮忙把行李运到三舍的楼下,我突然觉得欣慰:哦,让我们来看看革命纪念遗址啊……嗯,学校思想教育工作抓得真落实。看着几十年前建的三层木架砖房,外面还留着明显的关于毛主席的大字标语的痕迹,我真的一时间很难接受居然要我们住进去……

不过东北人直爽的性格很快就让我切身感受到了。在大一的整整一年三舍时间里,我们整个寝室气氛好得就像在家一样,很少争吵,没有心眼。虽说三舍的条件确实是够糟糕的,可是经历过军训的我们,也似乎并不愿意抱怨太多。

说起军训,我们听过无数不同的收获,不同的埋怨,可是毫无疑问的是,每个人,都从短短的二十天里尝到了一种滋味,一种并不轻易能够获得的军旅作风的滋味。寝室的朋友是说:现在的我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军训好像没啥作用。然而可以确定,这短短的二十天已经并且将会继续影响很多人的处事与决断。

从开始上课的那一天起,我就渐渐听到了“占座”这个尤其流行于大学校园里的词语,且不论此做法品行有多恶劣,造成多少不良后果,起码出发点是令人鼓舞的。教室里一排排坐垫、杂志、书包,乃至用透明胶贴在桌面上“此座已占”的小纸片,统统被用作听说是被称为最让人同情理解的不良活动。遗憾的是这样热闹的活动在一年以后就鲜有人热衷了,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学习热情不比当年了。刚写到这,边上的哥们就说:嗨,往事啊,甭提起!

起初,整个寝室八个男生,统统都是乐于去自习室消磨时光寻找真理的好孩子(现在的情况就没必要提了吧,咳,大家都知道),东大的可以自习的地点遍布校园里各个角落,除了正统的图书馆,很难说有什么绝对纯正的学习环境。睡觉的、吃点心的、唠嗑的,乃至搂搂抱抱的,遍布楼馆各个自习教室,最可气的,居然自习都有拿坐垫和纸片占座的。

最怀念的上课时光,应该是在实验室里度过的。特别到了夏天,那里的温度确实让不少喜爱冰激凌的人接受不了,于是,在一个个盯着代码面色凝重的缝隙里,有的是打游戏、看电影的消遣派。每当我们辛苦地完成一项大的程序实践任务时,成就感油然而生,怎么着也算苦劳之后的自我回报吧。

到了期末,准备终考的,准备补考的,甚至准备作弊的,气势就在不知不觉中腾腾而起了。尤其于考试前一天,宿舍内摆凳看书的突击手堵满了整个楼道,别忘了,大学生也是很现实的孩子。至于考罢,是志得意满,是似若无事,还是面若死灰,都已经不重要了。九十分的可以说:拿奖学金,是一种人生的激励;六十分的可以说:争取及格,是一种人生的追求;四十分的可以说:不幸挂科,是一种人生的历练。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搬新寝室的那一天。我们都起了个大早,怀着激动的心情收拾东西,留下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和纷乱复杂的心情,没带走墙上的明星画,没带走晾过一年臭袜子的衣架,也没带走装过热水煮过鸡蛋的暖壶。我们就这样离开了三舍,离开了这个见证过我们入学成长蜕变的宿舍楼。之后在三舍被拆掉的时候,我们还激动地跑去感怀,可惜什么都不在了,包括复杂的心情。

上大学不参加点组织活动怎么行,当然无论是学生会还是社团联合会,当家的总是大三大四的,报名的总是大一大二的;摆酷的总是大三大四的,受累的总是大一大二的,可无论如何,我们好歹用心并且投入地参与工作了一回,也经历了从报名到当家,从受累到摆酷的全盘过程,终于让我们一度充沛的精力有了消耗的场所。

大学里总是面临很多抉择,就像现在的我们可能会徘徊于考研还是工作一样。有时候一步棋走得不一样,一辈子都可以改变。于是我们又恢复到刚入学诚惶诚恐的心态,如履薄冰地做出一个个皱眉的决定。每一个人,都像个孩子,在充满稚气地寻找自己的方向。

我想,到了毕业的那一刻,我们可能写不出老练高质的论文,可能拿不出骄傲辉煌的成绩,甚至可能得不到一丝丝的褒赏,但是我们每一个人几天几夜都说不完,这段令人无比怀念的东北大学软件学院的学习生活记录,这段奇怪而有趣的心路历程。

文章未经特殊标明皆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保持完整性并注明来源链接《四火的唠叨》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view on Fee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