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却走出梦境

哭泣,却走出梦境 尘埃和灯影

灰眸和背影

哦,梦一样的布景

是迷惘还是清醒

街灯漂泊在城市的迷雾中,我静静的坐在街灯下,无数的皮鞋和高跟鞋从眼前划过。光洁的地砖映出我的脸影,那眼神中,分明找不到一丝和这个城市相称的颜色。也许,这里不能待得太久,我还是要继续走,不知道到底是前进还是倒退。

一切孤寂的形容词都失去重量,唯有脚下的路–我的影子在上面变短又变长,毫无休止。

是谁,擦肩而过?竟会有和我一般的表情,微闭的双眼,紧咬的嘴唇。“你是否听到了彼此的脚步,像沉重的叹息?”我停下来,轻轻地说。

“我和你一样,只是这个城市匆匆的过客。”她说。

我没有抬头,却瞥见她枯黄的长发。时间久了,我们都会憔悴;道路长了,我们也都伤痕累累。不期待有谁理解这心境,孤寂一直是最好的伴侣。

认定这是个梦吧,凌乱而繁复的景致,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地平线。

“再见。”她叹了口气说。我没有说话,在夜风中缩缩脖子,顺着风的方向,又一次看见她枯黄的长发。

在浮光碎影背后依然清晰可辨

浑噩,飘荡在雾霭的浓重里啊

是谁,轻轻触动我的神经

那来自亚马逊丛林深处的呼喊

即便用灯火去搏斗夜的吞噬啊

暗夜亡灵深沉舞蹈

栖落在高处浮动的阴影里啊

我展开凝结有黑色梦幻的双翼

抖落下片片残羽

城市的灯光在远去,又会是怎样的乡村气息?相对城市虚伪的活力,村落,已开始苍老。

秋深了,记忆也冰冷,这似曾相识的村落,仿佛曾经走过。靠在村口树下,我默默地望这里的人们——满是皱纹的皮肤,黄土的肤色。不,这嵌满岁月的皮肤,这阳光般温暖的肤色……可是村落,确实是苍老的。脚下苍老的黄泥路,路边苍老的枯叶残枝,枝叶下苍老的土坟墓,墓上刻着苍老的名字。

重复了无数次这样的愈来愈烦人的颜色,我听见了海浪的声音。

血色的残阳……寂寞的海面……无休止地用头撞石壁的浪……面目丑陋的碎礁石……做着鬼脸的螃蟹……枯黄的长发……啊?!

“你?又是你?这是哪里?”

她轻轻转过头,微笑,双眼微闭,嘴唇紧咬。半晌,她缓缓地说:“梦开始的地方。”

“又回来了?!”

曾从这里起步,做一个旅人,也做自己的梦……可是享受孤独到受尽孤独折磨之后,生命却成就一个圆圈,回到起点。原来追寻很难,远离和逃避更难。于是我哭泣,用泪水在亘古的礁石上画圈,在颤抖的手心画圈,在模糊的记忆中画圈——这是我的终点,还是起点?

泪水化不开一个人的身影

双重的伤痛在泪水中结晶沉淀

我在孤寂中哭泣

却在哭泣中更孤寂

枯黄的长发微微抽动嘴角:“你哭泣,却已走出梦境。”

我懵懂地抬起头,注视她的眸,似乎看到了不再孤寂的我自己。

文章未经特殊标明皆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保持完整性并注明来源链接《四火的唠叨》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view on Feedage: